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爱你稍稍迟 > 晕倒
    chapter 017  晕倒

    从商场里出来,江汀愉快地提议:“哥哥,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

    “不行。”江沛川笑着拒绝了江汀,揉揉她的头,语气很温柔,一双眼睛却好像已经把她的心思看透了一样,“汀汀,你今天麻烦了霍总,是不是该单独请霍总吃饭?”

    江汀在江沛川的注视下乖巧地点了点头:“嗯。”

    江沛川侧头,看向霍明昭:“霍总,我把汀汀交给你了,吃完饭,麻烦霍总送她回家。”

    霍明昭没有回答江沛川,淡淡扫他一眼,目光移了移,落在和江沛川并排站着的奚呦身上,问她:“你要和他一起吃饭?”

    奚呦听着一顿,随后平和的目光看向他:“嗯。”

    霍明昭:“那加我一个?”

    奚呦:“不方便。”

    钝刀割肉也不过如此了,只不过是一句话,三个字,却足够伤人诛心了,霍明昭这样想着,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他站立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奚呦再一次坐上了江沛川的车扬长而去,他却连一个背影都抓不住。

    江汀就站在霍明昭身边,见他像丢了魂儿似的,有点不放心,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明昭哥哥,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霍明昭垂下眼眸,拿出手机打电话,几分钟后,陈驰开着迈巴赫停在两人面前。

    霍明昭坐进车里,转头看江汀,他还没有开口,江汀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连忙摆了摆手,说:“不用送我,我家里的司机马上就到了。”

    霍明昭心情不佳,点了点头,靠着车椅,低声吩咐陈驰:“去公司。”

    ——

    前往餐厅的路上,江沛川一边开车,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奚呦。

    似乎从商场离开后,她的兴致就不高了,上车后,也一直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出神。

    前方十字路口,有长达60秒的红绿灯,江沛川稳稳停下,问道:“要听听歌吗?我看你心情不太好。”

    “可以。”奚呦转过头来,看着江沛川连接上手机蓝牙,轻缓的音乐声在车厢里响起,她想了想,解释道,“我没有心情不好,刚才在想工作上的事。”

    江沛川温和地看着她:“方便说说吗?”

    奚呦点点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

    听完后,江沛川忽然提议:“我们换个地方吃饭怎么样?”

    奚呦问:“去哪儿?”

    江沛川报了个名字:“食悦坊。”

    食悦坊才成立不到一年,但分店却已经有好几家了,势头正猛。

    江沛川选了距离最近的那一家,直接开车过去。正值中午最忙碌的时刻,和一品居的冷清相比,食悦坊只能用爆满形容。

    江沛川订的是楼上包厢,点完菜,江沛川去外面接电话,奚呦随意地翻看着食悦坊的菜单,心里默默和一品居的菜单进行对比。

    包厢外,江沛川站在回廊尽头,听着电话里江岑峰假惺惺的问候。

    他莫名烦躁,毫无耐心,直接打断他:“收到消息了吧,我在食悦坊。”

    江岑峰也懒得做戏,叔侄俩撕掉伪装,便只剩下针锋相对。

    “沛川,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有些事情,我不想和你计较,但叔叔耐心有限,你要注意分寸。”江岑峰不紧不慢地说着,话里话外都带着打压和威胁。

    江沛川笑了笑,语气温和,说的话却句句带刺:“叔叔是不想和我计较,还是不敢和我计较?毕竟如今的泰阳置业,可不是叔叔说了算。”

    自从江沛川从江岑峰手里夺回泰阳置业,江沛川便一直在清理江岑峰留在公司的势力。虽有成效,但要把江岑峰彻底赶出泰阳置业还不够火候,毕竟江岑峰是泰阳置业的创始人之一。江岑峰自己也深知这一点,平时在公司里没少给江沛川找麻烦。

    电话那头,江岑峰忽然笑了一下,说道:“沛川,你还是年轻了些,总得多摔几个跟头,才知道,叔叔从来不会骗你。”

    江沛川没说话,凝神听着。

    “好好招待奚小姐,这一顿叔叔请了。”江岑峰说完,便挂了电话。

    手机屏幕熄灭,江沛川站在原地抽完一支烟,散了散烟味,才重新走回包厢。

    服务员正在上菜,奚呦盯着手机微微出神。

    “怎么了?”江沛川走到桌边,食指曲起在桌面上敲了下,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奚呦回神,把手机反扣在桌上,回答说:“没事。”

    江沛川没继续问,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随意聊了些别的话题,奚呦偶尔会回应几句,但明显看出来她不在状态。

    忽然,倒扣在桌上的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

    江沛川看着奚呦:“接吧。”

    理智告诉奚呦,既然决定了要疏离霍明昭,就不能再有暧昧的联系,所以她扮演着冷漠,假装着毫不在意,把话当做利刃,一次又一次伤害他。可毕竟是她真心实意爱过这么多年的人,看着他卑微求和,看着他难过落寞,她也心疼,也不好受。

    她接起电话,那边却没有立刻出声,很安静。

    “什么事?”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打破沉默,奚呦选择了做先开口的那个人。

    “西柚生病了。”霍明昭的声音像低沉的呢喃,“它很难受,你能不能来看看它?”

    ——它很难受。

    好像是在说猫,也好像是在说人。奚呦有一瞬间的恍惚,忽然就想到了那天晚上,霍明昭站在她公寓外的安全通道处,红着眼,委屈又难过地看着她。

    回过神来的时候,奚呦发现自己已经坐上了出租车。

    她安慰自己,只是去看猫,不为别的。

    可所有自欺欺人的开始,都是心不由己,身不由主。身处漩涡的人不会知道,命运的大网已经织好,它像一位狩猎者,精确地瞄准了自己的猎物。

    奚呦走后,江沛川也没有了胃口,开车前往公司。

    等红绿灯的间隙,他突然想到江岑峰的那通电话,总觉得隐隐不安。

    将车靠边停下,江沛川拿出手机,打给江汀,却是司机接的电话。

    “江汀呢?”

    “小姐被江先生带走了。”司机慌里慌张道,“江总,小姐都哭了,可他们还是强行把小姐带走了,您快去救救她。”

    江沛川脸色霎变,低骂一声,开车冲了出去。

    --

    半山别墅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和三年前相比,变化不大,只是花园里,多了一棵树,因为是冬天,压着积雪,不太好辨认。

    佣人领着奚呦上了二楼,正好碰见陈驰送医生出来。

    陈驰看见她,就好像看见了救世主,眼神一瞬间亮起来,忙说:“奚小姐,你赶紧去看看霍总吧。”

    “他怎么了?”奚呦问。

    陈驰说:“胃病犯了,霍总早饭和午饭都没吃。”

    奚呦微微蹙眉,不赞同地看向陈驰。霍明昭以前忙起来也经常不吃饭,但她每次都会在饭点提醒他进餐。

    陈驰看懂了奚呦的眼神,直呼冤枉,解释道:“我提醒霍总进餐了,但是他总不放在心上,还得麻烦奚小姐,等会儿劝劝霍总。”

    医生还等着,陈驰没有多说,先送医生下楼了。

    奚呦原地站了几秒,才迈步往前走。

    为了照顾小奶猫,霍明昭吩咐佣人把猫别墅搬进了卧室。小奶猫刚吃了药打了针,这会儿无精打采的躺着。

    奚呦走到门口,抬手敲门。

    “进来。”

    得了应允,她打开门,霍明昭正半蹲着看猫。

    他的脸色很不好,唇色发白,好像病的不是猫,而是他。

    “你来了。”嗓子也哑得不行,明明前不久在商场还好好的。

    “你还好吗?”奚呦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霍明昭抬眸看了她一眼,深棕色的眸子盛满了某种情绪,但很快又收敛起来,仿佛刚才那一眼触及到的只是假象。

    有那么一瞬,奚呦恍然觉得,扮演不在意的,不单单是她,还有他。

    “没事。”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站起来,把小奶猫露出来给奚呦看,“已经打过针了,你陪陪它吧。”

    可下一秒,他整个人就站不稳了,摇晃了一下狠狠地跌坐了回去。

    昏迷前,他终于看到那个身影急切地奔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