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渣爹改造计划[快穿] > 第九章
    赌场很大,里面放了许多桌子,上面是各式各样的道具。雷霆大概看了一下,差不多有一百张,每张赌桌前都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那些人脸上是肉眼可见的兴奋。

    五感十分敏锐的雷霆能清楚的听到那些赌徒激烈的心跳。

    看来只要来到这里人,都会被这氛围感染。嗯,这叫什么?腺上激素上涌?

    雷霆在原主记忆里找了半天,才找出了这个词。

    刚才还恨不得离他十里远的周俊挤到他身旁,兴奋的说道,“哥,你准备玩什么?”

    “有什么好玩的,怎么玩,你给我介绍一下。”雷霆对赌桌上有什么玩法并不是很清楚,干脆直接开口问周俊。

    周俊眼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明明前几天玩得比他还嗨,今天怎么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周俊不解地在心里嘀咕道,但不解归不解,他也不敢出声询问,他心里虽然恨雷霆恨得要死,但不敢表现出来。今早雷霆那顿打,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周俊怕自己一个回答不好,又招来一顿毒打。

    他之前觉得在这里雷霆不敢动他,但是刚才在通道感受到那种渗人得目光后,他却不敢那么肯定了。

    看周俊半天不说话,雷霆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周俊被看得一个激灵,回过神后连忙把心中那点疑惑丢开,热情的介绍了起来,“这里面有很多种玩法,玩得最多的就是骰子,首先是押大小。押大押小游戏的规则是:如果三个骰子的点数加到一起小于等于10,就算小;如果点数大于等于11,就算大。如果哥你要买大,每次可以把一定金额的筹码放到赌桌上写着大字的圆圈里,反之,也一样。如果押对了,押了一个筹码,就可以拿回两个筹码;如果押错了,押的筹码就归赌场了,如果是三个一样的点,那就是豹子,庄家通吃。1这是最简单的,哥你应该懂,毕竟你都玩过好几天了?”

    说这话时,周俊小心的观察着雷霆的表情。

    雷霆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他的第三条腿,没有丝毫慌乱,“我当然知道,但我也只会这一种,这不是让你介绍其他玩法?谁知道你会说这个我懂规则的,我这不是没好意思打断你?”

    周俊被他那一眼看得心里一慌,双腿下意识夹紧,露出了一个尴尬无比的干笑,“我这不是没注意到吗,咱们不说这个,哥,我现在就给你介绍其他玩法。”

    周俊也顾不得胡思乱想了,接着说他知道关于赌场的规则,“还有一种叫决胜21点,21点的规则是这样的:站在圆弧桌子后面的荷官会一轮一轮向各位玩家手里发牌,每个人需要计算手里的几张牌点数加到一起是多少(j,q,k 的点数是 10 分;a 有两种算法,1 或者 11,如果 a 算为 11 时总和大于 21,则 a 算为 1),如果点数超过了 21 就算爆牌,谁先爆牌谁就输了。荷官会作为庄家参与到游戏中,其他玩家的点数与庄家的点数比大小,大于庄家就可以赢,小于庄家就会输。在得到两张牌之后,玩家有权决定是否继续要牌。玩家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手里的牌的点数和尽量接近 21 点,但是又不超过 21 点,2超过21点就输了。”

    雷霆若有所思,没想到这赌桌上的玩法还挺有讲究的。

    “还有其他玩法吗?”他追问。

    “有啊,挺多的。”

    其实21 点还有很多附加规则,比如一开始的两张牌正好是一张 a 和一张 10 点的牌(加起来刚好 21),这就称为 blackjack;3

    比普通的21点更胜一筹,两者相逢前者胜但周俊觉得这点没必要和雷霆解释得太清楚,说了他也未必听得懂。

    “还有什么?”雷霆来了兴趣,追问道。

    “很多,比如番摊,□□,加勒比海,□□,骰宝,鱼虾蟹,三公,万家乐,角子机等等。”

    “□□是什么?”

    “是一种扑克牌玩法,龙虎斗里的龙和虎双方在□□里相当于庄家和闲家,发牌员会派出“庄家”和“闲家”各两张牌,总数得 9 点或最接近 9 点的一家胜出。参赌者可以押庄家赢、闲家赢、和局。4

    “原来是这样?”雷霆挥了挥手,“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决定先去押大小,至于其他的,等我有兴趣了再去玩。”

    周俊:“……”他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他解释了这么半天,浪费了这么多口水,这王八蛋竟然说要去玩最简单的押大小。

    这跟他给别人做了一样东西,结果那个人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结果改了几十遍后,那个人我还是觉得第一个最好有什么区别?

    周俊看着往骰子赌桌而去的雷霆,黑着脸发出一声冷哼,等到他挤入人群后。

    他转头上了赌场二楼,和一楼的吵闹不同,二楼只有稀稀疏疏几张桌子,桌旁坐着几个壮汉和十几个染着七彩头发的青年小混混。壮汉们手上纹着左青龙右白虎,留着板寸头,黄毛们则是坐得歪歪扭扭流里流气的。相同的是,他们嘴上都叼着一根烟正在吞云吞雾。

    他们身上穿得无比单薄,露出了厚实的肌肉,好像现在过的不是冬天,而是夏天一样。

    周俊腆着脸,往看起来就是带头老大的彪形大汉那边靠,这时候有人看到他,对着他吹了个口哨,轻浮道,“哟,耗子,你又来找金哥?是不是弄到钱来还债了?”

    听到还债两个字,其他人纷纷看向这边,周俊脸色先是一黑,马上又发起苦来。

    他讨饶道,“爷爷们,我现在哪有钱啊!”

    “没钱?没钱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不是穷鬼能来的地方,当然不管有多富,来了这里总会变成穷鬼的!裤子都给他扒掉。”

    “哈哈哈,说得没错。就是这样。”

    一个黄毛突然大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

    “只有蠢货才以为能在这里发家致富。”

    “废话,没有那些蠢货,咱们这赌场怎么开得起来?”

    “所以还得感谢那些贪心的蠢货啊!”

    怀疑自己被暗讽为蠢货的周俊:“……”

    他气得眼睛都红了,但却拿这帮人没办法,非但拿这帮人没办法,他还得小心隐藏自己的情绪。

    被他们发现自己敢对他们怀恨在心的话,一顿打都是轻的,就怕连命都没了。

    周俊是见过这帮人的心狠手辣的,剁手断腿都不算什么,还有更狠的,直接把欠赌场高利贷不还的绑起来沉海。

    周俊自觉自己这条命还是挺值钱的,所以他要好好爱惜才行。

    “好了,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一个一直闭目养神的光头壮汉突然开口,他赤裸着上身,胸前纹着一条凶恶的黑龙,他一出声,二楼顿时安静了下来。

    “金…金哥……”

    光头男子就是这个赌场的负责人,金哥。

    金哥看向周俊,对他招招手,好像在唤一条狗,“耗子,过来。”

    周俊丝毫不觉得自己受到侮辱,他屁颠屁颠的跑到金哥身旁,十分有眼色的给他捏起了肩,金哥舒服的眯起了眼。

    片刻后,周俊小心的唤道,期期艾艾的问道,“金哥,你说我只要给你弄来几个大客户,就可以不追究我赌债的事……”

    “嗯?”金哥半睁开眼,“你弄来了几个?”

    “一……一个……”

    “哦,一个啊,那可不能抵消你的债,最多就是让你推迟一段时间还,不收你利息了。”

    “这……可是,金哥你不是说……”

    “耗子,不要给脸不要脸,金哥对你已经很宽容了!”一个染着紫色长发的非主流警告道。

    周俊懦懦的闭上了嘴,不敢再争辩。

    “你拉来的那个朋友家底丰厚吗?”

    金哥闭着眼问。

    “挺丰厚的,”一说到这个,周俊顿时来了精神,“他以前是一家公司的高管,存款挺多的,大概有几十万,他在县城有间挺大的房子,卖出去大概能卖到差不多一百万。”

    “不错,”金哥夸了他一句,又问道,“听说你们是最好的朋友?”

    “这……”周俊迟疑了一下,以前那个人确实把自己当成最好的的朋友,只是现在就不一定了,不过……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周俊都从来没有把对方当过朋友。

    不为什么,只因为妒忌。

    “呵……”金哥轻笑一声,什么也没说,继续闭目养神。

    周俊搞不懂他是在讽刺还是只是单纯的发笑,不敢再说话,而是用力给他捏起了肩,只是捏着捏着,他的注意力被楼下的热闹吸引。

    他也想下去玩几把,可惜的是,他身上身无分文。

    就在周俊和赌场那些打手混在一起时,雷霆已经在赌桌上观察了一圈,在新的一轮摇骰子开始后,他把手中唯一一个筹码压了下去。

    “我押大!”

    在喧闹的人群中,他的声音并不大,很快就被摇骰子的声音掩盖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