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海王那些年 > 第014章
    正文:

    等到叶娆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察觉自己好像是被浸泡在冰水中。

    周身刺骨的寒冷,像是割人的刀子,使劲往她的身体里钻,带给她万虫噬心般的绞痛。

    叶娆下意识想要运气抵挡。

    可是她刚一运气,就感觉经脉受阻。

    她这才想起来,离开宗门之前,丹阳师兄将她身上的灵力封住了,为了不让噬心蛊吸食她的灵力之后变得更强大。

    叶娆痛得恨不能蜷缩成一团,浑身抖得厉害,又因为此刻极致的寒冷,令她上下牙齿都控制不住地打颤,哆哆嗦嗦,想哭喊都喊不出来。

    这回可真是吃了大苦头了。

    在来到这青龙大陆之前,叶娆已经不记得自己跨越过多少大陆了,也不记得自己见过多少人,闯荡过多少穷山恶水,又经历过多少艰难险阻,但是凭她此刻的记忆,她恍惚觉得,此时此刻的这种痛苦,她生平是第一次承受。

    叶娆流着眼泪想:都怪我花痴病发作,非要被那风月双使迷了心窍,才会去挖那何必妫的心脏取血,就为了给那俩狗东西解除个劳什子的聚灵咒。

    “别哭,过会儿就不疼了。”一道悦耳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叶娆这才意识到,她身后近在咫尺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人在。

    但她意识早已经迷迷糊糊,只隐约感觉有一只大手贴合到了她腹部,随后一股暖流钻进她的身体,由丹田发散至四肢百骸,令她疼痛稍减。

    “张嘴。”那声音贴在她耳畔说。

    叶娆乖乖张开嘴巴,一颗丹药喂了进来,她终于可以不抖得那么厉害。

    恢复说话能力的第一时间,叶娆不想再当倔强大佬了,撕心裂肺嗷嗷狗哭起来。

    她胡乱叫唤着骂了好多脏话。

    全是隔空对着那风月双使的。

    ……

    叶娆彻底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是在一方冰床上,她四周摸了摸,确认自己已经没在那个冻死人不偿命的池子中了。

    “你醒了,先把这碗药汤喝下。”暮雪衍出声。

    叶娆接过碗,探鼻嗅了嗅,有些不情愿,“暮宗主,这东西……好苦。”

    “良药苦口,漪云峰主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叶娆:“……”

    道理谁都懂,可不想喝还是不想喝。

    暮雪衍显然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提醒道,“若是不喝也可以,只是一个时辰后再下冰潭,还请仙子莫要再哭闹不休,扯烂在下的衣裳。”

    哭、哭闹不休?

    扯烂衣裳?

    叶娆指了指自己:我这么狗的吗?

    暮雪衍脸色如常,将她先前在冰潭中的表现全都平铺直叙了一遍,全程语气毫无波澜。

    叶娆听完之后整个人像是个烧红的虾子,恨不得就地刨土将自己埋进去。

    丢人丢到友宗来了。

    叶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小心翼翼地问,“刚刚暮宗主口中,那个哭天抢地臭骂连天的小脏货,应该不是我吧?

    暮雪衍不语,只是端起药碗,喂到她嘴边,提醒道,“张口。”

    叶娆面如死灰,张口喝药。

    暮雪衍说,“倒是想不到,传闻中冷心绝情的御水宗漪云峰主,竟会这么多……”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训诫之词。”

    叶娆刚想解释两句挽尊,嘴里就被塞进了两颗甜甜的蜜饯。

    她迫不及待吃起来,满口腔都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几下将那两颗蜜饯吃完之后,叶娆盘腿坐在寒冰床上,问面前投食的人,“还有吗?蜜饯。”

    “没有了。”

    她立刻大声,“不是吧暮宗主,我之前看你买很多的,还有桃花酥。”

    暮雪衍说,“这些五谷杂物,不可多食。”

    叶娆不死心,“可我现在没有灵力护体,就跟普通未修真的百姓一样,也会饿也会馋的。”

    暮雪衍顿了一下,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吃完就下冰潭去。”

    叶娆止不住点头。

    她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喂她,立刻冲着他笑眯眯张开了嘴巴。

    猝不及防之下,暮雪衍注意到那截粉嫩的小舌头,轻轻拨动了一下。

    男人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立刻变了模样,眸底蓝色渐深。

    半晌。

    “你自己拿着吃吧。”

    他将装着桃花酥的盒子递到她手上,声音有些古怪。

    叶娆打开盒子,开开心心吃起来,问道,“暮宗主,天天泡这个冰潭水,真的就能泡死我体内的蛊虫吗?”

    暮雪衍回答,“光是浸泡自然不行,你需要连续下冰潭七七四十九次,辅佐以药材,将那蛊虫逼入绝境至冬眠,然后再以一化神期修士的心头血为诱饵,引蛊虫从你体内出来,你方可无碍。”

    “这么复杂的啊。”叶娆有些怕怕的,“在冰潭里面,真的冷得我骨头痛。”

    暮雪衍说,“修道之途,各种艰难险阻,若是漪云峰主觉得承受不住的时候,便可想象一下,有朝一日大道终成的景象,或许能得到激励。”

    叶娆一本正经点头表示认可。

    却又听到男子不紧不慢道,“……就切莫再想一些荒唐事,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了。”

    什么?

    什么叫荒唐事?

    还有无关紧要的人?谁?

    叶娆吃点心的嘴巴停住,不懂就问,“暮宗主此话何意?”

    “钟离上神是谁?先前池子里,你说想跟他月下共酌九万杯。” 暮雪衍问。

    “咳咳!”

    叶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就、就一个故人。”她讪讪地说。

    “故人么。”暮雪衍顿了一下,又问,“那‘桑桑’又是谁?你说想跟他春风再度。”

    “扑哧。”

    叶娆一口将桃花酥喷了出来。

    “就、就是另一个故人。”她有气没力地说。

    “漪云仙子年纪不大,故人倒是挺多。”暮雪衍的声音已经有些异样,继续问道,“那‘小欢欢’不知道又是漪云峰主的哪一位故人呢,你说你跟他……”

    叶娆伸手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

    可别再问了。

    叶娆火急火燎道,“都是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不值得一提!”

    反正她已经发誓,此番若是能侥幸活下来,绝对一心修道,再也不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

    甭管对方是多么的风光霁月天姿国色……哦漏。

    她捂住他嘴的手被-舔了一口。

    叶娆脸色一红,呼吸急促,火烧一般将手缩了回来。

    “你舔-我干什么?”

    她涨红脸,义正言辞地说,“暮宗主,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这也太……有失风度。”

    她摆出一副不愿再受引诱的模样,指责得堂堂正正。

    仿佛已经吃够了爱情的苦。

    暮雪衍没出声。

    叶娆一个瞎子,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但她一想到自己还要厚着脸皮拜托人家替她驱除蛊虫,就假情假意地安慰说,“面对我这样的人间绝色,暮宗主忍不住心旌摇曳也实属正常,但是实不相瞒,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还请暮宗主,自重。”

    心上人?

    暮雪衍这时候倒是开口问了,“在下就是不知,是什么样的人中之龙,能够入得了漪云峰主的眼?”

    叶娆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手握长剑的谪仙模样的人。

    “他叫钟离一阙,是仙界上神,能一剑碎时空。”叶娆与有荣焉地说。

    暮雪衍却是蹙起了眉头,“敢问漪云仙子,是怎么结识这位上神的?”

    “这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叶娆傲娇地双手环胸,振振有词,“真不是我吹,暮宗主虽说也是剑法卓绝,难逢敌手,但是跟钟离上神比起来,还是差了些准头。”

    暮雪衍面色微漾,“那不知这位上神,长得是何种模样,竟能让漪云峰主恋恋不忘许久?”

    “他的模样么……总之就是好看,超乎寻常的那种好看。”

    叶娆想了想,一锤定音。

    对面没了动静。

    “暮宗主?暮宗主你还在吗?”

    叶娆对着空气喊了两声,确定没有得到回应之后,自己一个人灰溜溜地抓桃花酥吃。

    啾!

    她的手背又被-舔了一下。

    “暮宗主!”叶娆大喊一声。

    回应她的是一声喵叫。

    ”喵~”

    然后叶娆就感觉自己的手又被-舔了好几下。

    “喵呜~喵呜~”

    一团毛绒绒跳进了她的怀里,争抢着吃她的桃花酥。

    “原来是只猫啊——”

    叶娆突然明白过来,之前并非暮雪衍对她有什么越界的举止——这下误会可大发了。

    她重重揉了揉怀中的毛团儿,有些讪讪地咽了口口水,面色一阵古怪。

    她刚才也太……自作多情了。

    嗷,叶娆尴尬到脚尖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