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穿书后我和反派HE了 > 被重生女夺丈夫的甜文女主(80年代) 被夺丈夫的甜文女主(13)
    苏雅所期待的,如同苏雅上辈子记忆里那般,祝家结婚第一天晚上就闹起来的事情并未发生。

    桑染很平静的以拳头威慑了那些想要闹洞房的,又迎接了婆婆的笑脸,傻了才会将这一切弄成僵局。

    不过结婚之前她还担心了一下,张翠霞对她过于好了,后来她也找祝长安打听了一下。

    对于其他两个儿媳妇,张翠霞明显更加偏爱祝长安一些,对她也格外好。

    就说彩礼,其他两个嫂子都没有这么多,更别提后来还给了礼金就比得上不少人家全部的彩礼。

    祝长安是个乐天派,倒是很轻易的察觉到她的担心,就安慰她:“没事的,我两个嫂子都很好说话。”

    桑染有些怀疑,剧情里,祝长安出事后,祝家父母是主张将人捞出来的,但因此两个嫂子都格外生气,闹了许久,最后家都散了。

    这样的情况,要说很好说话,看着婆婆偏疼小儿子一家,桑染不太相信。

    只是等结了婚,宾客都散了,就剩下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桑染便改了看法。

    大嫂很温柔,看着挺好欺负的那种,但做事稳妥大气,端着菜碗过来,见桑染要去帮忙,便说:“老五媳妇,你去坐着,刚结婚,怎么也得享受几天。”

    “谢谢大嫂。”桑染见她不是单纯的客气,脚下就转了个方向,刚好碰见祝家二嫂,长着一张御姐的漂亮脸蛋,性子却刚好相反,让她不由得多看两眼。

    二嫂羞涩胆小,察觉到桑染的视线,脸红了红,抿唇一笑,低下头去,说话细声细气的,一看就是得好好哄着的,没准稍一欺负,就能哭好久的:“老五媳妇,怎么这么看我?”

    她的眼眸里不含恶意,二嫂也没觉得被冒犯了,就是有些不好意思。

    祝家父母一共生了五个孩子,祝长安最小,老大老二都是男生,老三老四是女孩,所以祝长安排行第五。

    桑染也有些不好意思,偷看人家还被发现了,不过还是努力保持淡定,理直气壮道:“二嫂你长得好看呀。”

    二嫂脸蛋彻底红了,小跑到丈夫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祝家老二立马默契的俯身听她说。

    然后往桑染这边看了一眼,眼里也都是笑意。

    很好相处的一家人。

    桑染在心中点头。

    ……

    祝家基因不算差,张翠霞虽然面容英气了一点,但也不丑,剩下的三个儿子更是一个比一个好看,尤其是最小的祝长安,打扮一下,绝对是未来能当顶流的小鲜肉,长得还不会让人脸盲的那种。

    祝家大哥也是稳重温和的,和祝家大嫂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很般配,祝家二哥长得要更加硬气硬朗,身材也高大,和娇小羞怯的二嫂一起,依旧很登对。

    桑染自认不是特别颜控,但当看见这四个人时,立马推翻了之前根据剧情推测的两人性格。

    能让这两个女人和祝家闹翻,肯定是事情太严重了,小家也要崩了,不得已,只能让大家散了。

    祝长安的父亲也是个温和的中年男人,瘦高个,话不多,但一直笑着,和张翠霞一起照顾家里的五个小孩子,两男三女,是老大老二生的。

    祝家的发言人都是张翠霞,都说一山不容二虎,张翠霞便是这祝家的母老虎,当家人,全家都乖乖听她的。

    家里加上孩子,十多口人,围坐在大桌子那,张翠霞格外满足,累了一天,说话的声音还是中气十足:“今天咱们家又多了一口人,往后……”

    这都是些场面话,桑染笑吟吟的听着,余光瞥见两个嫂子也都是很乖巧的,甚至对着张翠霞还有一丝丝畏惧,背脊都挺得格外笔直。

    她们丈夫也是一样的。

    唯独她身边的这个,软骨头一样,趴在桌子上,手里把玩着筷子,还偷偷跟她嘀咕:“我妈特别唠叨,能说好久,可是我肚子饿……”

    那声音虽然小,但大家都在一个餐桌上,张翠霞自然听到了,恨恨的瞪了儿子一眼,却还是勉强收住了话头:“行了行了,知道你们累了一天,不说了快吃吧。”

    “妈,你真好!”祝长安立马笑了笑,嘴甜的说了一声。

    刚刚还虎着脸的张翠霞也忍不住勾唇了。

    桑染嘴角抽抽,再看老大老二两家都没一点怪异的神色,便知道这是常态,果然小儿大孙,都是宝贝。

    她一垂眸,碗里多了好几块肉,祝长安在耳边小声说:“快点吃,不用客气,我大哥二哥都是能经常吃肉的。”

    她笑笑:“嗯。”

    祝家大哥二哥都是厂里的职工,在这个时代就是铁饭碗了,而他们娶的媳妇,也都是厂里的,双职工,厂里分了房子,平常都不怎么回村子里,吃饭都在厂里食堂,伙食很好。

    祝长安说完,祝家大嫂也跟着说:“对,多吃点,咱们家肉可不缺,不用不好意思。”

    桑染在祝家的日子,意外的舒服。

    因为她在结婚前一天救了祝长安,这是众人亲眼所见,虽然张翠霞没有立马过去道谢,但结婚的当天,桑染便看到她的感谢。

    祝家人口不算多,但也不少,因此很多东西原本的祝长安用过之后,也都很久了,比如热水壶这些。

    可等桑染过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新的。

    她能用得到的,全都是新的,床头还有几尺布票,等晚饭过后,大家都各自回房间了,张翠霞还跑过来跟桑染说了些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不安,将这里当成自己家就成。

    然后又给了她几十块钱。

    本来桑染是不要的,直到张翠霞说:“这是长安自己赚的,我怕他都拿去打牌了,就给扣了一些出来。”

    桑染诧异了。

    祝长安在一旁跟发现新大陆一样,委屈的直哼:“我说怎么我赚的钱这么不经用,原来妈你给我扣了这么多!!!”

    桑染:“噗——”

    张翠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这样你结婚了还是一穷二白的,到时候你媳妇不得被别人笑死?”

    祝长安之前做过事,不过因为作风问题,被人辞了。

    他撇撇嘴,不吭声了,眼睛盯着那一叠钱满是渴望,手痒了痒,说起来,真的好久没去打牌了。

    他为了打牌,已经将自己小金库都用完了,还找大哥二哥,两个姐姐都打劫了不少,如今真的是想打牌都没有了,更惨的是抽烟的钱都快不够了。

    不过他还是知道的,结婚了,钱就要给媳妇,若是换了别人,他肯定是不干的,但桑染对他这么好,他自然也不会反驳。

    等张翠霞走了,祝长安便立马眼巴巴的凑过来,一脸天真地说:“媳妇,能不能给我两块钱?就两块!”

    桑染没立马答应,而是数了数手中的钱,五十元,她眉头一挑,笑道:“你没留下这么多吧?”

    祝长安嘿嘿一笑,心中还是有数的:“妈自己也添了不少,你别怕,估计大嫂二嫂都有的。”

    他说完,小心的伸手过去,牵起桑染的小手捏了捏,撒娇道:“媳妇,就两块钱,怎么样?”

    桑染偏头,就看见他嘴巴微撅,凤眼里满满的期待,漂亮的瓜子脸白净俊秀,鼻梁高挺,他修剪过头发,短了许多,将他脸蛋全部都露出来,越发好看了,此时他隔着自己极近,仿佛呼吸都能感觉到。

    桑染不自然的后撤了一点,抵着祝长安的脑门,脸颊发热,赶紧道:“后退一点。”

    祝长安眸光闪闪,不退反进,笑嘻嘻的往前,直接将人扑到在床上,剑眉飞扬,勾起一边唇角,声音陡然低沉了许多:“不!媳妇,你答不答应?!”

    “可以!”倾倒的瞬间,看着祝长安那陡然变化的神色,明显带着几分侵略性,桑染心跳便乱了,两手抵着他胸膛,飞快的说那了两个字。

    眼见祝长安那几分坏笑瞬间变成了憨憨的满足,她又立马回神,眼里多了一丝笑意,忍笑道:“不过有个条件,帮我做一件事,成功了,我就给你。”

    “什么?”祝长安期待的看着她,一手不着痕迹的往她细腰上摸。

    本来就是撒个娇,结果发现媳妇真软,抱着好舒服。

    难怪大哥二哥早早就娶媳妇了。

    桑染道:“换个东西。”

    祝长安:“嗯?”

    不过再多说就没意思了,时间刚好,房间里红烛还在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祝长安随口应下,两手用力,就将媳妇抱了一个满怀。

    桑染心尖一颤,忍了忍,还是鼓起勇气抬手抱着祝长安。

    他们结婚了。

    ……

    桑染让祝长安去换的东西,自然是金项链,玉扳指她打算自己去换。

    唯一留下的就是金锁。

    这东西是桑爷爷想要给她未来孩子的,桑染便不舍得卖了。

    至于其他的,她没什么不舍,现阶段钱明显更重要。

    刚好之前她在大榕树下等了祝长安几次,那些下棋的大爷跟她聊了几次,对她颇有好感,刚好其中一位大爷对玉的研究颇高,她便想去问问这玉扳指的价值。

    于是新婚第二天,小夫妻俩就借口要去买些礼物,到时候回门好送回娘家,两人骑着自行车去了镇上。

    祝长安去找人换金项链,桑染找老爷爷打听玉扳指的价值。

    那老爷爷也是个爱玉的人,但即使八零年代,大家还是谨小慎微,而且他们这没有玉石开采,因此好一点的玉都是见不到的。

    老爷爷陡然看见桑染手上这玉扳指,便新生喜爱,在告诉她价值后,听说她想要去卖这东西,直接表示可以接手。

    等祝长安和桑染汇合,听到对方卖了多少钱,两人齐刷刷捂嘴偷笑。

    祝长安觉得有些刺激,摸着藏在肚子那鼓鼓的荷包,整个人都有些飘了:“媳妇,你好有钱啊!”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金项链卖了两百,他以为已经够多了,回来时,都怕被人抢劫了,走得战战兢兢,结果再转头看一眼桑染的,玉扳指卖了一千多,他眼睛都瞪圆了。

    桑染弯眸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你也很有钱了!”

    “对!”祝长安用力点头,拉着桑染的小手晃了晃,满心期待,小声问:“媳妇,那两块钱能不能变成五块钱?”

    桑染手不动了,转头看向他,也不说话。

    祝长安陡然就晃不动了,他再用点劲儿,刚刚还软绵绵的小手此时跟转头一样,稳当当的。

    他想起来媳妇那彪悍的战斗力,小心肝颤颤,缩了缩脖子,果断选择改口,道:“我瞎说了,两块就两块,绝不多要。”

    “真的?”桑染怀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祝长安急忙忙转移话题:“明天咱们就要回门了,媳妇,你是不是要买些东西回去啊?”

    桑染重新笑起来,一手捏了捏他嫩滑的小脸蛋,柔声道:“真乖,看在你表现这么好的份上,我打算给娘家买东西的钱,就给你买吃的好不好?”

    祝长安精神一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好好!!!媳妇你真好!”

    他看了眼近在眼前的白嫩脸蛋,趁着周围没人,飞快凑过去啾了一下,然后轻咳一声:“走,咱们买吃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