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前世是海王 > 魂消
    颜知鸢心说:不枉我把浆糊熬得这么浓稠,否则你们哪有展现母慈子孝的机会……

    很快,她就没办法站在旁边继续看戏,因为老太太的状况明显不对劲。

    大约是许久都无法挣脱桎梏,老太太的耐心已经耗尽,身上燃起黑色的火焰,灼烧着乳白色的浆糊。很快,一张青白的脸就重新露出来。

    “嗷——”

    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老太太以掌成爪状,一根根闪烁着银光的指甲迅速生长。再看她的脸,双眼外凸,流出血泪,通红的眼珠子像是要挤出眼眶。

    颜知鸢很清楚,面前的不是普通小鬼,而是比鬼中王者还有可怕的厉鬼,不可能靠区区浆糊将她制服,用这点手段就想让她魂飞魄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从刚刚开始,已经能隐约地听到外面打斗的声音。老太太肯定是用什么办法拖住了两人,来到屋中。

    以凌霄鬼怪克星的体质,又有宝珠剑在手,不会被困在太久。

    颜知鸢要做的就是尽量地拖延时间,她冷静的观察着老太太,并不因为老太太的身子已经渐渐的挤进房间里而感到慌张。

    现在的老太太已经失了人形,成为彻头彻尾的怪物。它指甲长到一尺长就不再继续生长,躯体渐渐变成灰色,脸部呈现出密集的烧伤,脖子上全是灼烧造成疤痕。

    下午,它放火烧毁自己的尸身的行为,不仅没有到达目的还让自己受伤。一步臭棋。

    越不像人,黑色的火焰——阴火,就烧得越旺,浆糊消耗得就越快。

    颜知鸢看明白了。厉鬼的特性在它身上并未消失,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呈现。无理智和强大是划上等号的绝对规则,驻颜珠确实能令老太太保持理智,可一旦选择保持理智,就会被禁锢绝大部分属于阴灵的力量。

    老太太选择失智……彻底从门中挣脱。

    即使屏住呼吸,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该来的还是会来。

    颜知鸢举起唢呐,深吸一口气,正要演奏。

    “啪”

    唢呐被厉鬼的爪子无情抓挠,在空中碎裂成无数块……

    “呸!”

    它吐了一口口水,实则吐出的是阴气,将残破的唢呐腐蚀得只剩下一滩脓水。

    哎,颜知鸢怀疑它还记得昨夜里被唢呐声震得不能靠近的事,看来降智不等于是傻子。

    也正因为要毁掉唢呐,厉鬼没注意到脚底下还有一团浆糊,用力不当“啪叽”一声,冲着颜知鸢跪拜叩头。

    颜知鸢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倒也不必行此大礼。”

    该说什么呢?不愧是用脑子换的力量。

    厉鬼不断的咆哮,挣扎着站起来。

    同时响起的还有凌霄的声音:“颜小姐,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能进屋。”

    呼,外面的两位总算是有信了。

    颜知鸢捏住荷包的手指微微放松,不到万不得已,里面的东西她也不想用……一来,房屋太窄;二来,容易引起恐慌。

    再说,用了也只是能保命,不能解决问题。

    既然已经被实力增长迅速的厉鬼盯上,以配合的态度让厉鬼魂飞魄散才是唯一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能拖延时间的?

    颜承业——老太太的亲儿子。一口一口娘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喊着求它赶紧离开。苦口婆心地规劝亲娘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效果很明显,毫无卵用。

    颜三爷夫妻握着彼此的手,虽不会添乱却也帮不上什么忙。

    只有王氏,害怕已经离她远去,只留下纯粹的恨意。在如此可怖的情形下,还能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

    似乎只要有人能替她解开绳子,她就能扑过去咬厉鬼一口。

    “大伯母!”

    颜知鸢只能尝试剑走偏锋,高声问王氏:“老太太最在意什么?”

    王氏想都不用想,脱口而出:“老太爷!”

    真的假的啊……

    现在也只能试一试,颜知鸢余光见到利爪袭来,凭借着绝佳的身体柔韧性,弯腰躲过厉鬼的攻击。好险,下一回就没这么幸运了!厉鬼的动作在变快,用不了多久浆糊对它的影响就会完全消失。

    “祖父,祖父!我是你的孙女。救命啊!祖母要杀我。”

    厉鬼的反应并不大。

    颜知鸢深吸一口气,尖叫:“颜琼林救命,颜琼林救命……祖父,您快救救我,祖母要杀我。”

    厉鬼动作微滞,神色有瞬间的恍惚,竟然慢慢的停下了脚步,放弃追逐她。

    颜知鸢感叹,这也忒有用了。

    接着,厉鬼偏头,看向离得最近的亲生儿子。

    颜承业:“……”昨天就挨了一下,厉鬼可不管他是不是亲生的。

    “爹啊!颜琼林,我的亲爹!我娘,这个狠心的女人根本不爱你,她要杀死你们俩爱情的结晶。爹啊!你在天有灵看没看见……”

    颜承业满地打滚,哭得痛彻心扉。

    颜知鸢:“……”

    颜三爷表情难看,不知道是不是被二哥给恶心的,还是因为厉鬼将目光投向他们夫妻俩,干巴巴的喊一句:“爹,救命……”

    这样肯定不行,而且厉鬼也不吃这一套了。

    王氏着急的说:“桂花糕……有没有桂花糕?她一看到桂花糕,心情就会变好。”

    屋里哪有什么桂花糕,只能无中生有。

    颜知鸢端起桌上的空盘子,冲走向夫妻俩的厉鬼招手:“这里有桂花糕。老太太,快过来吃一块。”

    “嗷——”

    确实是把它引过来了,可它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它更为狂暴,脸上的皮肤大块大块的脱落,鲜红的眼球“噗”的喷射而出,落在地上。

    黑漆漆的眼眶里,争先恐后的涌出蛆虫。

    它张开嘴,一团黑色的阴气喷向颜知鸢,被这玩意沾到就是皮消骨烂的下场。就算能躲过去,后面还有一双利爪……

    千钧一发之际,一张黄符从屋顶缓缓飘下。落到地上,立刻化为眉眼冷凝的凌霄真人。

    “没受伤吧?”

    熟悉的冷香驱散恶臭,前方的人将她挡得严严实实,撞过来的阴气瞬间溃散,一丝一毫也没有沾染到她。

    颜知鸢发现,凌霄的眼尾有些发红……大概是一直无法进门,太着急了。

    “没有,你来得非常及时。”

    ……其实腰扭到了。这种伤有点丢人,就当做是秘密吧。

    “还好赶上了,”灵清推开房门,伸进来一个圆圆脑袋:“你们快出来,免得被误伤。”

    凌霄持剑站在中间,护着几人退出房间。

    灵清:“没事了,后面交给师兄就成。”

    ……好像厉鬼已经魂飞魄散一样轻松。

    里面的情形也的确如他所说,过分花哨的宝珠剑是和外表不相符的利器,凌霄刺出的每一剑都带着灼热的风,驱散阴气,熄灭阴火。招式看似平平无奇,没有出彩的地方,可厉鬼无论飘到房中的任何地方,都无法避开剑锋。

    灵清打了个寒战,小声说:“师兄好像不怎么高兴……好凶啊!”

    凌霄看着厉鬼的目光始终是冰冷的,一步步的,沉着的将厉鬼凝实的魂魄一次次打散,削弱它的实力,直到它渐渐恢复人形。最后,手一抖,剑凌空飞出,刺穿厉鬼的眉心。

    此时,厉鬼只剩下一个很淡的虚影,眼中的红光褪去,样子也和刚刚进门时差不多了。

    这意味着老太太恢复了理智。

    凌霄取回宝剑,冷声问:“你为什么会变成厉鬼?到底有什么怨恨?死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的事情?”

    天子脚下,应天府城之内,多年未见鬼怪作祟,莫名出现一只厉鬼,很值得探究。

    凌霄不相信这是一个巧合。

    听到他说的话,颜知鸢有种阴谋逼近的感觉……不过,这和她的关系不大。

    老太太眼中满是恶意:“哈哈哈……”

    她只是笑,嘲讽的笑,不停的笑着,并不回答。

    凌霄无视她的癫狂,冷静的说:“我们发现福寿堂的密室里有一具保存完整的尸身,那是颜府老太爷——颜琼林的尸身。早应下葬,却被你悄然藏匿起来。”

    老太太慌了。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动他!”

    凌霄:“可以,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你刚刚问什么,你问我怨恨……我恨这个杂种……还有,还有,你问我死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老太太焦急的啃咬手指甲。

    “我想想……我想想……我摔倒后,身体变得很重很重,一直不停的往下落……”

    颜知鸢知道,黑暗中的跌落并不是幻觉,而是正常的死亡过程。等落到虚无的水中,魂魄就能脱离躯体。

    “忽然,我的身体变轻,不再往下落,而是漂浮着。一个男人从无边的黑暗中走来,轻声问我:颜琼林死的时候,你答应过他什么?好好回忆一下,你还敢下地府去见他吗?”

    我害过的人一个个出现在脑海中,他们死去的样子并不可怕。

    这就是这些恶心的家伙,令我的双手染满鲜血。

    我答应要好好照顾他的女人,他的孩子……我没有做到。

    “我不敢——”

    我宁愿化作厉鬼,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要下地府见他。

    他失望的眼神,对我来说比魂飞魄散更可怕。

    老太太凄厉的叫人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再一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都让她非常的痛苦。神秘人击中的是她内心最隐秘的、无人知晓的担忧……只是一句话而已,便成功在她的魂魄中添上一抹血煞之气。

    ……到底是何等操纵人心的本领,才能轻松造就一个厉鬼。

    凌霄:“那个男人——他长什么模样?”

    “……他披着白色的斗篷,我看不到他的脸。”

    凌霄已无话可问,颜知鸢忙道:“等等……大厨房的井中有个水鬼,你是不是把他吃了?”

    “你说那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啊……对,我吃了他。”

    颜知鸢发现,当猜测的可能成为确切的事实,并不是多令人自豪的事。

    清晨的第一声鸡鸣中,凌霄挥剑,灰雾消散。

    一切本应该就此结束,颜知鸢却看到一缕淡淡的灰烟飘向门外。

    “她要跑!”

    灵清丢出一张符咒,被灰烟裹挟着往外飘。

    凌霄带着她追出去,见黄符始终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安慰道:“没关系,只是一缕残魂而已,太阳升起来就会彻底消融。”

    颜知鸢没这么乐观。

    “还记得到达福寿堂前就自燃的尸体吗?我总觉得她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能力。”

    事关父母的安危,颜知鸢不敢放松。

    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

    黄符落在翠竹轩周围,不见灰影踪迹。

    颜知鸢也在想:会不会是消散了?

    房门打开,阿久见到颜知鸢,飞快的跑出来。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地上竟然有凝实的影子。

    鬼子是没有影子的,这是什么呢?

    颜知鸢全都明白了。

    原来厉鬼可以躲在人的影子里,怪不得能避开大阵无声无息的进屋,怪不得能在白日里下毒,她只需要躲在布菜的丫鬟的影子里,就能悄无声息的将药粉撒进糯米糕中……若影子也能杀人的话,太可怕了!现在不能,也许只是因为她还不够强。

    颜知鸢身上发寒,幸好能在厉鬼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解决她,否则爹娘难以活命!

    怪不得她能提前知道三人的行动,焚烧尸体。那时候,她就躲在灵清的影子里……

    颜知鸢没有说话,将阿久揽过来抱在怀里。同时,扯了扯凌霄的袖子。

    ……长剑刺中地上的影子。

    然而,影子也有所察觉。立刻绕过长剑,凝聚出一个透明的人形,无惧暴露在白日之下,朝着福寿堂的方向飘去。

    “回去吧!”

    颜知鸢轻轻的推开阿久,同凌霄一起跑向福寿堂。

    这里没有一点遮挡物,老太太最后的一抹残魂灵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吱吱吱”

    溃散的苦痛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灰影飞快的融化着。

    她用苍老的声音说着无比甜蜜的话——“阿哥,桂花开了。等我做了糕,你尝一块啊!”

    在冲向打开的密室的途中……老太太彻底融化在阳光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