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古代奋斗日常 > 名义上的夫妻?
    “这里还有一副地图,你要是会看就再好不过了。”

    “我识字。”段惟一道。

    那人抹了把汗,“终于来了个识字的了,这一上午的,我把嘴皮子都要磨秃了。”

    “那你自己看着选吧,选好对我说一声。”

    终于不用再一个个介绍了,那人把几张纸递给段惟一,自个儿则半躺在椅子上歇息。

    段惟一拿着地图细细的看起来,宋小鱼也凑过去看,两人细细的商量了一会,看中了两个地方,一个桐城,还有一个是彭城,其中彭城是彭郡的中心地带,在彭郡的地位相当于现代的省会。

    桐城所在的位置在彭城南边一点,稍微有些偏,但也不算是彭郡的边缘地带,而且那一带山清水秀,有山有水,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两人都有些拿不定主意,段惟一看了那小吏一眼,给宋小鱼使了个眼色,又指了指钱袋子

    宋小鱼会意,她从钱袋子里掏出了一把铜板,约莫是有二三十个的样子,递给了那小吏。

    段惟一之所以让宋小鱼给银钱,是因着他的钱袋子里都是一些碎银子什么的,没有铜板,他怕他们这两个赶路的,拿出碎银子出来太过扎眼了。

    那小吏没想到还有这个好处,他喜滋滋的收了银子,笑道,“两位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想到这两人那么上道,他在这儿坐了有一上午了,别说铜板了,真的是连口茶水都没摸到。

    他颠了颠手里这些铜板,虽然不多,但也能找个小店好好吃一顿了。

    “我们看好了两个地方,桐城和彭城都不错,就是不知道要选哪个了,你对彭郡比较了解,就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那小吏看了看地图,道,“说实话,我不建议你们去彭城,彭城虽是一个大城,发展的也好,但无论去哪里,官府给你们分配的地方也只可能在乡下,彭城的人口多,土地少,确实不适合你们这些逃荒的人过去。”

    他顿了顿,接着道,“桐城确实是个好地方,这几日彭郡陆陆续续来了挺过落户的,也有不少人选择去桐城。哪里气候事宜,土地多,也肥沃,关键是离彭城这一郡城也近,处于彭郡的中间地带,做什么都挺方便的。”

    “你们若是想去桐城,还是抓紧去的好,刚刚那一拨是去彭城的,但再前一拨就是去桐城的。别去晚了好地方都让人给挑没了。”

    宋小鱼点点头,她和段惟一对视一眼,“那就去桐城吧。”

    听说桐城山清水秀的,风景也好,定然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好嘞。”那小吏写好路引递给他们,又给他们指了方向,“一直往东南走就能到桐城了。”

    “而且你们到了桐城,就能领安家银子了。”

    又是朝东南方向走,宋小鱼突然想起宋父宋母那一行人,他们是往西南走的,现在天下大定,估摸着也正找地方落脚吧,但无论怎么样,他们也都不会遇到了吧。

    两人找了个地方歇了歇脚,喝了碗粗茶,又去一旁的馄饨摊子喝了两碗馄饨,才朝桐城方向走去。

    听那小吏说,桐城距离这儿也有二百多里地,估摸着也要走上几天才能走到,宋小鱼又买了几十个粗粮饼子带着。

    她这些日子吃粗粮饼子吃的都想吐,但没办法,总比之前每日里吃野果子混个肚饱来的强吧。

    五日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桐城,两人选的落户地点是青水县下面的镇子碧水镇,他们将要落户的村子原本叫张家村,但之前的时候各处动荡频发,张家村整个村子都被劫匪占领了,男女老少都四处逃窜去了,现在整个村子空空荡荡的,一丝人烟也没有。

    这次从北地来了那么多的人到桐城安家落户,官府索性就把张家村改个名字,把这些逃荒的人安排过去。

    现在张家村已经改名为西山村了,因着村子里有一座山名为“西山”而得名。

    当然,因着北地大旱实在是严重,逃荒来的人,一个村子定然是装不下的,这只是其中一个可供选择的村落,宋小鱼和段惟一选择这里,也是想着大家都是逃荒来的,村子里各种姓氏都有,也就不会被本地的大姓、大族所欺压了。

    有时候不是你没有能力,而是在这个时代,仅凭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反抗的了一个氏族的。

    两人是早上到的桐城,选好了地方,就开始登记户口了。

    那小吏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夫妻?”

    宋小鱼一愣,段惟一也怔住了。

    那小吏看着两人呆呆的样子,有些不耐烦,“没听懂?是不是夫妻?快一点,后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的。”

    小吏有些不耐烦了。

    宋小鱼刚想否认,就听段惟一道,“是,是夫妻。”

    宋小鱼脑子懵了一瞬,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怎么就成了夫妻了?

    一直到户口落成后,宋小鱼的大脑都是懵的状态,一人领了十两银子,小吏就打发他们走了。

    两人都有些不太自然,“怎么回事?怎么说,我们是,夫妻啊?”

    沉默良久之后,宋小鱼先开口道。

    “你一个姑娘家,想要怎么落户?难道立女户?你要知道的,这动乱才刚刚结束,各地都还没彻底平稳下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立了女户,还能过安生日子吗?你不立女户的话,又要怎么去落户呢?”

    段惟一一本正经的说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波澜,但耳尖的红意却出卖了他。

    “你放心,咱们只是明面上的夫妻,这样你平日里走动也安全些,而我现在也没有成家的打算,能帮得上你,我心里也高兴,毕竟你之前可是救了我的命的。等你什么时候寻得良人了,我们可以随时结束夫妻关系,我绝不让你为难。”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很轻。段惟一有些紧张的看向宋小鱼,他觉得他好像把一辈子的谎都撒完了,为了让小鱼打心眼里同意这件事,他连救命之恩都说出来了。

    为的就是让宋小鱼没法拒绝。

    他知道他今天是有些鲁莽了,虽然这对于小鱼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但他应该在小鱼同意后,才能说出那句“我们是夫妻”的话。

    他确实自私了,他怕小鱼不同意,以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再没有赶路时那么亲密了。

    他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