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心尖宠(重生) > 第 12 章
    半响。

    李云舒乘坐马车离开了伽蓝寺,想起适才自己的反应,她有些许的懊恼。

    自己怎会在柳晗面前如此失态。

    柳晗不过是做了个较好的决定,在最为有利的情况下,令手下之人杀死了刺客而已。

    回想起刺客的模样时,刺客瞳孔涣散,身上穿的衣物先前就染上了血迹,而致命的一箭十分准确地穿过他的心脏。

    光凭着那一箭,李云舒就知道射箭者的箭术如何了得,完全没有看到任何的偏移。

    在她离开之前,视线瞥向少年所在的地方,她也能看清那地方所处的优势。

    出其不意,又所占地理优势,想必射箭者是早有把握。而射箭者又是听从柳晗安排,定不是随意胡来。

    可自己怎就一时胡了心,对柳晗展现出自己不该展现的情绪。

    她的愤怒,并不该让柳晗知晓。她是陈兮若,已经不是李云舒,为何会愤怒。

    李云舒下意识地摸着自己脖颈处的地方,上面已经用药涂了些,她感觉不到疼痛。

    “看来日后还是得注意些。”庆幸的是,柳晗并没有说些什么。

    因想起一事,李云舒从怀中拿出一荷包出来。

    在离开之前,欢儿在寺庙的一处找到了荷包,似是荷包昨日掉在了木槿园的一处。因为木槿园少有人去,再加上掉落的地方不显眼,寺庙里的僧人也没瞧见。

    打开荷包后,里面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如葱削般的玉指将玉佩拿起,看到上面的纹路,她还是想不起来有关于玉佩的来由。

    此时李云舒倏尔想起了刘晋交给自己的锦袋,里面的手绢又到底是何意思。

    眉头不经意间锁起,她望着手中的玉佩,若有所思。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原主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且这些秘密都是原主身边人不知晓的事情。

    先是不知哪里来的玉佩,后又是一普普通通的手绢,实在是奇怪得很。

    现在她的脑海中没有一丝线索,再想也是徒劳。她接着将玉佩重新放好,这次不能再让它丢了。

    天渐渐昏暗,再抬眼望去时,天空已是完全黑了下来。游廊因得陆陆续续被点亮的灯才明亮了起来,空空荡荡。

    夜晚的伽蓝寺,没了白日的客人而安静了下来。外面吹来的风摇动着窗外的树枝,发出响声。

    此时,寺庙后院西边的厢房。

    屋内点燃着烛灯,周围寂静一片。外面候着的一嬷嬷与两个丫鬟,皆是半沉着一张脸。

    伴随着一“吱呀”声,夏也招了招手,用衣袖擦了下额角的汗珠,笑着道:“别紧张着了,好生些照顾公主便可。药方换了一个,日后不能再让公主不喝药。”

    “是是是,多谢夏大夫。”为首的人是白日见到的嬷嬷,她听夏也的话,连忙叫了身旁的两个小丫头一同进了房内。

    夏也揉了揉自己的肩,瞧着不远处的月门处出现的身影,他走了过去。

    片刻后,“柳晗,这小祖宗还真是不好伺候。我一来就帮你如此大的忙,不准备好好犒赏犒赏一下?”

    柳晗瞧了他一眼,随后道:“回京城,自是有你不少的好处。”

    夏也摸了摸鼻尖,“别别别,那还是算了。”

    “小华山,手中的是何物?”夏也瞥见柳晗身旁华山手中的东西,拿了过来。

    一书卷打开,由着周围亮起的灯光,见得纸上描摹着一位女子。

    女子一袭桃红色罗衫,半身被绿竹掩着,而盈润的杏眸偷瞧着前方处。弯弯的水眸,似水中弦月。

    “想不到你从那日就已经开始了。”夏也看着画中人的穿着与形态,不得不说,柳晗的画技还是很不错。

    “何时能取?”

    “你再画一幅不就好,何必还要处理。”夏也瞧着手里的书画,话中有着一丝的故意。

    但在瞥见深幽搬的黑眸时,他转而笑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自是知晓上面有她的字嘛,定是可以处理好。”

    在书画的末尾,隐约瞧得写的三字:李云舒。三个字写得较为秀气,圆润端正。

    “姐姐!”

    夏也还没将书画收好,忽闻一翅膀扇动的声响。在寻声音停下的方向看去时,他见地上多了一圆滚滚的东西。

    鹦鹉听着声音,往后退了几步,歪着脑袋看着画中的人,又喊了句:“姐姐!”

    夏也将书画移了移个方向,见地上的鹦鹉也跟着转了个方向,眨巴着眼睛,又喊了声:“姐姐。”

    “鹦鹉通灵性一事原来真不是框人的话,”夏也将书画收起来,怕待会儿被柳晗收拾,“小公主训练的不错。”

    在李云舒死后,他听说怡宁公主买了个鹦鹉在宫中。每日会教它说些话,还会教它认人。

    如果没记错的话,夏也记得怡宁公主那边也有一幅画像。

    见夜色已深,他打了个哈欠,“我也该离开了,字画处理好再给你送来,先回去好好睡个觉。”

    “姐姐。”

    地上的鹦鹉有点恋恋不舍地瞧着字画离去,低低地又唤了一声。

    在夏也离开后,柳晗的视线落在地上白色的一团。

    “华山,将它带回笼子里。”

    ==

    转眼间,已是又过了几日。

    自从伽蓝寺祈福回来后,何老夫人的身体逐渐好转,已经可以起身好好走动走动。

    今早李云舒去何老夫人房中探望,见何老夫人身子比起往日更有精神,她也放心了许多。瞧着情况,再过一两日,何老夫人就可恢复如初。

    与何老夫人说了好些话后,为了让外祖母再好好歇息,李云舒没再继续留下。

    在离开何老夫人房后,李云舒恰好遇到了前来请安的明元表哥。她在半路被明元表哥截止,说是有东西给她看,让她等等他。

    李云舒已经习惯于明元表哥时不时带来的“好玩的东西”,现下也无什么事情要做,她跟着明元表哥瞧瞧无妨。

    在明元表哥请安完后,她见得明元表哥一溜小跑而来,脸上是难以抑制住的激动。

    “小兮若,今日你明元表哥所带来的东西,绝对十分有趣。”何明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道。

    也不知明元表哥今日带来的什么东西,竟是让他兴奋不已。但明元表哥仍旧是不肯提前告知,她也不再问。

    卖关子是他的常态,她该是要习惯。

    须臾后,他们二人来到了后院的一处。

    本以为明元表哥会带自己去外面的地方,但李云舒瞧见明元表哥带她来到了他自己的书房,她有些莫名的吃惊。

    平日里何府中人都知明元表哥鲜少到书房来,若不是书房中有下人们定期打扫,怕是早已落满了灰。

    今日明元表哥带她而来,着实不得不令人惊奇,不知是卖的什么关子。

    进了书房后,李云舒见明元表哥招呼一小厮,让小厮给他自己把东西拿进来。

    “小兮若,今日的东西绝对绝对是你想不到的好东西。”何明元扯着眼笑道,眉梢上难掩得意,再次强调。

    何明元接过下人手中的白纸,给李云舒展示,继续道:“小兮若,请看这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李云舒看了眼他手中的白纸,上面确实什么都没有,她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还没弄清楚他要做些什么,又见明元表哥招呼下人去打盆水来。

    下人端来盆来,李云舒见明元表哥将手里的白纸浸湿于水中,听着他故作玄虚道:“今日明元表哥给小兮若带来一门神奇的法术,名叫隐写术。”

    隐写术?

    这个词,她还真没有听说过。

    她继续瞧着明元表哥要做些什么,下刻见得明元表哥将盆子中的白纸拿出,放置在了桌面上。

    何明元抖了抖湿透的白纸,又轻轻吹了吹,“小兮若下面必须要看仔细了。”

    星眸瞥着那处,在明元表哥说完话后,李云舒见得白色的纸张产生了变化。

    “白纸遇水则可以显示隐藏内容,是不是特别神奇?”

    话毕,原本空白一片的地方,显示出了好些字来。

    望着面前的场景,李云舒猛地一惊,忽地想起了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