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宴在热闹之下顺利结束,各自回宫回府休息,今天一天康熙也累了,早早休息了。

    回到寝宫的蓉蕙让小德子他们把球球的窝放在隔壁房间,蓉蕙把球球放在桌子上,“球球未来的几个月就委屈你住在隔壁了,不可以随意在外面吃东西,也不可以跳扑到我身上知道吗?”

    球球乖巧的趴在桌子上,蓉蕙如今怀孕,康熙不想让她养猫,可也不想把球球送到别处,看来她还是很有分寸。

    “球球虽然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亲密接触,但是我保证等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们还是会跟以前一样,球球以后就是哥哥了,球球开不开心?要好好保护弟弟妹妹哟!”这里不是现代,宠物没有打疫苗,没有检查有没有弓形虫,为了孩子,她也不敢呀!

    康熙:·······

    随随便便给朕认个猫儿子,她咋这么能耐呢?再说这辈分有点乱?

    “球球你说今儿是不是像大片似的?这戏精彩的都让我觉得像假的,唉,我真是可怜,每次都被皇上连累,我虽然单纯又不是真傻,她们因为皇上来我这多,所以对我心坏妒忌,可是皇上去哪是我能决定的?我真是太无辜了,每次都为皇上背黑锅,今儿要不是运气好,小命也许都要玩完,哼,我也是有脾气的!”蓉蕙不满的哼了哼!

    真是怀孕了,脾气见长呀!

    还为他背黑锅?多少女人想背这个锅?求都求不来,她还不愿意?吃熊心豹子胆了?

    蓉蕙点点球球的小脑袋,“嘿嘿,我估计皇上要是听见我这番话,估计会被气死,肯定说会多少女人求之不得,我竟然还敢抱怨?身在福中不知福!”

    康熙:······原来她还是知道的!

    “可是我又不是其他女人,为什么要跟她们一样?再说皇上来了,我是吃到好吃的了?还是喝到好喝的了?剩下的全是勾心斗角陷害污蔑,有这功夫好吃好喝不香吗?我为什么要那么傻?”蓉蕙表示期盼一个男人,不如吃好喝好!真不香呀!

    一盆凉水浇的康熙透心凉,球球眯着圆眼,浑身散发凌厉的气势,一爪拍死她都是轻的,合着他比不上吃喝?

    成天就知道吃吃

    喝喝,除了这还会什么?

    球球的侵略性让蓉蕙无法忽视,“球球你看看你跟皇上都学坏了,每次高兴或生气,都要故作高深,一副都是别人怎么怎么得,这么不坦诚可不好,如此傲娇要不得,唉,希望孩子别像皇上个性这么别扭才好,小孩子家家真诚率真才好!”蓉蕙低头看了看肚子。

    康熙气的就差呲牙了,像他有什么不好?像她这么天真这么蠢,没有他护着能活得长久吗?

    蓉蕙全然不知自己的抱怨都被康熙听见了,差点气死这位年轻的帝王!

    “好了,不早了,球球也去睡觉吧,青依你们带球球去休息吧!”蓉蕙如今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

    小德子抱着球球出去,青依伺候蓉蕙睡下!

    第二天开始蓉蕙的膳食是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有,更有康熙的交代,谁也不敢怠慢,蓉蕙依旧没有起疑,毕竟有孕在身,谁敢亏待龙嗣呢?

    又过了半个多月,康熙这边派人查到的结果,竟然是跟张氏关系好的林氏出于妒忌张氏才如此做,那麝香手帕也不是带了一两天,她时常去看望张氏,可一个小小的林氏,是如何得到麝香?如何做的如此缜密,又如何敢嫁祸给蓉蕙?

    经过不断的探查,康熙得到一些线索,却也有一些两难,康熙深思了一会,就去见太皇太后,把事情都禀告了她,太皇太后的查证跟康熙差不多,“皇帝想如何?”

    “回皇祖母的话,此事牵扯较广,在追查下去必定会牵扯前朝,如今三番局势不稳,不宜有何较大动作,孙儿想此事就此为止,至于那拉氏也的确是委屈了,日后待她平安生下皇子,在给予补偿,皇祖母以为呢?”康熙心里憋着一口气,那些大臣胆子太大,要不是时机不对,他一定不会忍下这口气。

    康熙到底年轻,情绪还没有那么内敛,他那一丝丝的怒气,瞒不住太皇太后,“皇上说的不错,剩下的交给哀家,去做你想做的,哀家会支持你!”

    孙儿有胆识有气魄有野心,这是好事,还是欠缺一些磨砺。

    “孙儿多谢皇祖母!”康熙一直都很感激一路扶持自己走过来的皇祖母。

    没两天太皇太后就召见后宫所有人,“今儿哀家召见你们,就是想告诉你们,张氏一事已查清楚,乃是林氏所为,林氏妒忌张氏怀有子嗣,两人关系甚好,时常去她那里探望,张氏因频繁接触麝香,才会在最后大量接触之下早产,林氏的婢女因当时混乱,为了逃避责任,所以嫁祸他人,林氏谋害皇上子嗣,哀家已让人杖毙她们主仆,今天哀家就想告诉你们,谁敢谋害皇上的子嗣,哀家绝对不轻饶,望你们都好自为之!”

    “多谢太皇太后教诲!”谁都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不管这件事是否有参与,能到此为止大家都很高兴,蓉蕙也早就料到会如此,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平,可也知道这件事怕是与前朝有关系,才会就此打住,不然一个小小的林氏能有这么大本事?

    康熙嘴上说到此为止,暗地里还是派人继续再查,当查到那些有关系的大臣时,康熙一一都记着小黑账,而那些大臣看结果出来,也都松口气,全然不知皇上这小心眼!

    太皇太后太后随后赏赐了不少东西给蓉蕙以示恩宠,皇后见了也跟着赏赐,蓉蕙让青依把东西都放好,并未拿出来使用,毕竟宫里人多手杂,有人想害自己,倒霉的只有自己!

    康熙从刚开始的每天过来看望,到后来的隔两天来看她,蓉蕙也没什么不满,皇上经常过来反而太打眼,康熙像是明白,后面间隔的次数越来越长,夜晚总是偷偷的跳到窗户上去看望蓉蕙。

    蓉蕙饮食均衡酸甜苦辣都吃适当散步,加上灵水灵果每天吃着喝着,怀孕不仅仅没有让她皮肤变得糟糕,反而变得更好,增添母性光辉的蓉蕙更加美艳动人!

    作为过来人的菱萱看着蓉蕙好胃口,白皙凝脂肌肤,比以前更加的漂亮,心里真是大大的不平衡,“蕙姐姐你太打击人了!”

    “呃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个女人都爱美,她也不例外!

    菱萱简直想仰天长叹一句,“蕙姐姐你肯定是老天爷亲闺女,如此厚此薄彼真的好吗?”

    蓉蕙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李御医来诊平安脉,这天诊了很久,久的蓉蕙都有些不确定了,难道天天喝灵水还喝出问题了?不能够吧?

    “李御医是不是我的身体有什么”蓉蕙有些心惊的问。

    李御医见她紧张的模样,就知道她误会了,“回小主的话,小主莫要担心,小主跟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康健。”

    闻言青依他们都松口气,蓉蕙却疑惑御医为何如此,“那李御医你”

    “不敢欺瞒小主,臣刚诊脉,小主怀的双胎!”李御医如实禀告!

    历史上这应该是承庆,那个早夭的孩子,怎么会是双胎?

    在皇家双胎并不是什么好事,除非是龙凤胎或者两个女儿,要是两个儿子可是不吉利的!

    “李御医你确定吗?”蓉蕙心情有些沉重。

    “回小主的话,臣确定!”就是因为月份尚浅了一点,他才耗时许久。

    “那就麻烦李御医多费心了!”既然孩子到来,她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臣自当尽力!”这件事还得去禀告皇上。

    片刻之后,乾清宫里一片沉寂!

    李德全都摸不准皇上这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李德全李御医全都看着康熙,康熙实在太过震惊了,就连当初第一次做父亲也没有如此震惊,“你再给朕说一遍?”

    李御医:·······

    “启禀皇上,蕙小主此胎怀的乃是双胎!”李御医再次禀告。

    康熙唇线上挑,一会又被压下来,“你确定?”

    李御医:·······

    这简直是对他医术的侮辱!

    “回皇上的话,臣确定!”他能怎么办?只能受着!

    “好好好,李御医,那拉氏这一胎交由你全权负责,朕要母子平安,如果有任何差错,朕定斩不饶,记住是母子平安!”康熙再次叮嘱。

    李御医心惊,别说双胎就是单胎都有危险,更何况这是蕙小主第一次怀孕,不像再次生产容易,皇上却要母子平安,否则他性命难保不说,唯恐祸及家人,他才意识到蕙小主在皇上心中份量有多重。

    “臣遵旨!”李御医有些瑟瑟发抖。

    “李御医这件事朕不希望还有其他人知道,你明白吗?”康熙主要是担心有人知道会着急的对蓉蕙下手,那女人那么笨,怎么能防得住呢?

    ”臣明白!”皇上对蕙小主可真是用心。

    李御医走了以后,康熙心情激动不已,“李德全帮朕做件事!”

    李德全得了命令立即着手去办,康熙压抑激动想去蓉蕙那的心情,就怕有人产生怀疑,李御医刚走他就去蓉蕙那,必定会引人注意,康熙硬是忍到晚上才去,而蓉蕙一天都很忐忑,她不知康熙如何想的,不知道孩子出生后会如何,蓉蕙对孩子们的未来产生了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