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南省的机票夏甜早就订好,就在散伙饭第二天。

    由于她计划离开的时间长,甚至有可能不回来,因此她不仅把房钥匙托付给燕姐让她帮忙卖房子,就连那台mini都请她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卖掉。

    闻言,燕姐唏嘘不已,觉得夏甜这回是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这款mini她跟池郅人手一台,还是当初两人刚结婚,还在炒cp那会儿两人互送的礼物。

    以前夏甜把这台mini看得命根子一样,平常人根本难得一碰,现在她竟然要把它卖掉。

    这在以前,那绝对是要天上下红雨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燕姐顿时觉得夏甜这回是真的看开了。

    送夏甜去机场的路上还一直在絮叨:“你这要是早一点看开多好?也不至于跟萧萱杠上那么久。”

    夏甜微微一笑,嘴上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心里却是在呸呸呸:看不开那不得还是走原剧情么?那不得还是身败名裂,破产惨死么?

    还是空间水果不好吃还是毛爷爷它不香?

    她非得跟这儿死磕上?

    到了机场,燕姐依依不舍地跟夏甜挥手告别:“到了南省找到落脚地儿跟我说一声。”

    夏甜:“嗯,我家里东西还指着您寄呢,肯定跟你说。”

    燕姐:“有困难的话随时跟我说,不要怕麻烦。”

    燕姐的殷殷嘱托让夏甜心里再次升起一丝她好像自已前世师姐的感动,顿时眼泪汪汪:“嗯嗯,燕姐你对我太好了。”

    燕姐也是一副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样子:“对啊,看我对你这么好,你可得跟你那粉丝好好唠唠,让他家里多种点好吃的水果!”

    夏甜:“……”感动的泪水瞬间收了回去。

    擦,这人就是惦记着她的水果!

    燕姐捧着心絮絮叨叨:“你走了,也不知道你天台那点蔬菜能支撑我吃多久,早知道昨天就听你的去外面吃好了。而且我厨艺又不好,到时肯定还会浪费,啊啊,要不甜甜你别走的,就在这里给我做饭吧,我每个月给你开工资!”

    夏甜无语瞪她,燕姐西子捧心眨眼。

    夏甜:“……”

    什么姐妹情深?全是假的!

    ……

    很快广播就提示夏甜要登机了,最后跟燕姐再拥抱了下道别,她终于忍不住哽咽:“有事千万记得要跟我说,啊?”

    夏甜红了眼圈,重重点头:“要是想吃好吃的了,就来南省找我。”

    南省离京市不远,飞机两个小时,睡一觉的功夫就到了。为了出行方便,她已经提前在网上租好车,一下飞机就直奔租车行提车。

    那处山林说是地方偏僻,但那是相对市区来说的,离机场倒是不太远,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在镇上她见到了山林原主人简左。

    简左身材高大,泛着银丝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朝后背着,浓眉大眼,自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气质在。

    他审视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后者盈盈回望,虽然刚刚经过了番长途跋涉,神态间却丝毫不显疲惫。

    “你是夏甜?就是你买了那处山林?”

    简左的声音低沉,听起来颇为威严。

    夏甜顿了下,笑道:“是的。”

    简左点头:“跟我来,带你去办理转让变更手续。”

    对方雷厉风行,夏甜赶紧跟上。

    简左对这里非常熟悉,熟门熟路地领着夏甜更换土地所有人、登记山林用途……

    不到一小时就把所有的手续办全了,又带着她以及镇上的工作人员一起,去山上认了下地界。

    山路很不好走,弯道很多,夏甜开得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怼下悬崖去了。不过景色倒是不错,虽然已经是深秋,但还是绿意盎然的,偶尔还能看到路边草丛里有野鸡兔子一闪而过。

    随行的工作人员是个小伙,似乎认出夏甜是谁,一路上忍不住频频朝她望,被发现之后脸一下涨得通红。

    夏甜大方朝他一笑,小伙子顿时吓得再也不敢抬头了。

    夏甜:“……”

    简左一直带着他们开到半山腰才停下,指着前面一块被涂了红色染料的石头道:“这往上就不能进了,有猛兽。”

    夏甜看着到那里就戛然而止的盘山路,点头记下。随后简左又带着她走进盘山路两旁的小道,教她认路上的标识,然后几人就下山了。

    下山的路更不好走,好不容易开进山脚下的村里,夏甜感觉自己后背都汗湿了,全是紧张的!

    简左带着她走到村子深处,边走边说:“这座山林附带了个院子,有点破旧,一并给你了。”

    说着,他指着夏甜怀里的文件袋:“那里面有个本子是房屋所有证明。已经过好户,里面基础设施都有,可以就这样住,也可以改造,随你喜欢。”

    “院子?”夏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顿时开心的眯起了眼:“真是太感谢你了,这样我就不用再费劲找地方盖房子了。”

    简左听着她似乎是有打算要住在这里的意思,不由顿了下:“你买这地方准备拿来干嘛?”

    夏甜:“种点瓜果蔬菜什么的拿出去卖。”

    简左有点诧异,似乎是没想到她一个女明星竟然要干这个,忍不住再次认真地打量了她几眼。

    夏甜笑眯眯地任他看,还说:“我种的东西很好吃的,如果您有需要可以给您打折啊。”

    简左失笑,压下心里的诧异,没有多问。

    只是在临走的时候又给了她一张名片以及一份地图:“我在镇上有个办事处,接的活比较杂,像是室内装修、大棚之类的大小工程、物流什么都接,如果有事可以联系。”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转身自车里取了张地图出来:“这张图是之前探索山林时留下的,上面有些备注,可能对你有用。”

    说完,他伸指抚平上面的褶皱,将之递给了她。

    夏甜感激接过,等两人走远,她这才转身打量简左口中所说的破旧院子——

    从外观上看,院子一点也不破,相反红墙绿瓦看起来结实极了。院墙高大,甚至比旁边几户人家的院子看起来还要结实很多。

    她略有些疑惑地推开门,这才知道对方说的破旧是什么意思了。

    里面光秃秃的一片,后院的小楼都快被荒草淹没了,只有靠进院门这边的平房还算整洁,看起来似乎时不时还有人住的样子。

    不过就算是这样,夏甜也已经很满意了。她原本都做好了过来要先在镇上租房住一段的打算,现在看来,她完全可以住在这里,然后请人过来装修。

    院子很大,加上后院,整体面积有接近两个田径场那么宽。院门右侧还挖了片人工湖,里面的水已经干涸。不过简左告诉她这湖只要引水过来就可以用,现在会干涸,是因为无人居住害怕村里顽童翻墙进来出事,他就把上游的水给堵死引走了。

    想到对方临走时递给自己的名片,夏甜忍不住微笑:“这个简先生倒是很会做生意。”

    既然落脚的地方有了,夏甜也就不着急了。

    她先是开着车去镇上逛了逛,随便找了点吃的,又到超市去买了些锅碗瓢盆被褥之类的日用品,再顺路去简左说的办事处看了看。

    办事处果然如简左所说的,什么活都接,价钱也算公道,就是不知为什么,感觉似乎有点冷清。

    夏甜跟他们定了明天开始过去装修院子,顺带研究下看看哪里适合搭建大棚,这一天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当夜她就住在了小院里。

    梦里她又在数钱,梦见自己建的大棚一望无际,订单多得她看都看不过来,以至于最后威严的简左都跑过来找她:“你不能再接单啦~再接我的物流系统都要瘫痪了~”

    再次被吓醒的夏甜:“……”

    好气!我就不配做个完整的美梦是吧?

    简左办事处的人来得很早,几乎是夏甜刚醒没多久,他们就来了。

    夏甜简单跟他们交待了下怎么清理院子以及那座人工湖,自己便又开车出去了。

    她今天准备去趟孤儿院。

    昨天她在地图上搜了下才知道,这地方离原主小时候呆过的向阳孤儿院并不远,就在隔壁镇。

    而巧合的是,前世她长大的孤儿院也是叫向阳孤儿院,院长妈妈跟现在的一样,都姓夏。

    前世她的院长妈妈已经去世,而现在的院长妈妈身体也已经很不好了。

    想到这,要不是她已经约好今天有人过来清院子,昨天晚上她就忍不住开车过去了。

    她先在镇上买了些米面粮油、文具书本之类的东西,然后才掉头开往向阳孤儿院。

    两个镇子相隔不远,开车也就四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就到了。

    两年前原主来的时候曾经捐款给孤儿院盖了座楼,当时还挺轰动的,镇政府还专门挂了她的海报在路旁表示感谢。

    两年过去,这里的景色并没有怎么变。

    开到当初挂原主海报的广告牌跟前,她发现上面的海报竟然还在,只是上面的人影已经褪色得几乎看不到。

    夏甜忍不住微笑,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然后继续朝前开去。

    但是走着走着,她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道路尽头就是向阳孤儿院,但是原本应该清静,并且布满的绿荫的道路上,现在站满了人。

    大家在指指点点,一个身穿病号服的佝偻身影颤巍巍地站在那里,倔强地拦在几台嗡嗡作响的推土机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