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穿书八零之假千金 > 吃元宝
    大年初一吃元宝。

    因此林家早饭就是一锅面条,配一人两个鸡蛋。

    林家后院搭了猪圈鸡棚,养了两头猪并十几只鸡鸭屯,但方翠兰养这些并不是为了吃,而是为贴补家用。像那两头猪都是年前脱手卖了,鸡鸭屯则是留着生蛋,方翠兰一天能捡十多个蛋,三五天才煮一碗蛋羹,剩下的都是趁赶集时候卖掉。

    也就过年过节这几天方翠兰大气,昨天杀了一只鸡,今天一人又分了两个鸡蛋。

    虽说过年这几天荤腥吃得多,但林杏花看见鸡蛋仍然高兴,捧着碗囫囵吃了起来,很想和她娘打商量,以后每天都能吃上鸡蛋。但念头只冒出头,林杏花就知道方翠兰不可能答应。便叹了口气。

    方翠兰捕捉到林杏花的叹息,皱眉说:“大年初一可不能叹气。”农村凡事都图个好兆头,因此在新年伊始这天,不能叹气、流泪、吵架、说不吉利的话等事情,不然这一年都要吵吵闹闹。

    林杏花最烦她娘念叨这些,现在都新社会了,早些年还喊口号去除封建迷信,结果她娘半点长进都没。但她知道她娘最在意这事,早些年的时候,就是她早上不小心说个“早”字,她娘都要动手拍她嘴巴,更别提今天还是大年初一,只好嗯嗯啊啊地应了。

    吃过早饭,林佩带着弟弟妹妹去叔伯家拜年。

    拜年走亲戚也是有讲究的,大年初一走的是爸爸这边的亲戚,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之类。大年初二则是闺女回娘家,这就是要走舅家亲戚了。初三以后就看自己安排,同事朋友走的就是人情了。

    林佩奶奶共生了七个孩子,但活下来的只有四个,分别是老二林二柱、老三林春枣、老五林小柱和老六林冬枣。其中林春枣嫁到了临市,说是临市其实也跨越了小半个省,因此林春枣嫁人后回来得少,今年过年未必会回来。林冬枣则嫁到了邻村,逢年过节总会回来,但肯定也要到明天才能回。

    但这不代表他们只去林小柱家就好了,林佩爷爷有三个兄弟,这几家也都要去拜年。还有同房的长辈家里总要去坐坐,因此光拜年就花掉了一上午时间。

    等到家已经到中饭时间,方翠兰从灶房出来,招呼姐妹俩帮着摆饭,又对林佩说:“旭东来了。”

    院子里的确停了辆二八式自行车,这会自行车价格可不便宜,一辆车就要百来块,够一般家庭好几个月工资,整个林家咀都找不出三辆,更不会轻易停别人家里。林佩刚进来看见车就想到了郑旭东,但她没敢信,说:“今天不是大年初一吗?他怎么过来了?”又往堂屋大门张望,看郑旭东在哪。

    “别看了,八成是在后院。”方翠兰喜气洋洋说,虽说大年初一走的是叔伯兄弟,但凡事并不都按条条框框来办。郑旭东和林佩刚对象,大年初一来林家拜年代表郑家重视这门亲事,郑旭东本人对林佩也满意。

    想到这些,方翠兰心里怎么能不高兴?

    林家年夜饭共有十二道菜,其中鸡鸭鱼肉就有八道,可以说非常丰盛。但丰盛也意味着多,因此接下来几天,林家都得吃剩菜。但今天郑旭东过来,不说都做新鲜菜,总要有几道菜撑场面。因此方翠兰新做了一道红烧肉、烧了一条鱼,加上昨天剩下的肉菜,也很够吃了。

    摆好饭菜,林佩让林源去后院叫人。

    很快,郑旭东跟林家父子俩一起回来,不同于林家父子身上穿的新衣裳,郑旭东穿的依然是军装,看磨损显然不是新的。但这并不会让林家人小看郑旭东,他这身衣服可是国家发的,跟那些不当兵也要穿的绿军装的人可不一样,就该天天穿着。

    而军装也的确显得人挺拔,戴上帽子看着就精神。

    林佩望着郑旭东,又感叹一声他的好皮相,在他走到自己身边时压低声音问:“你怎么过来了?”

    郑旭东声音同样不重:“想来看看你。”

    虽然声音并不大,但林家堂屋只这么点地,大家该听见的都听见了,方翠兰和林源都捂嘴笑起来,林二柱也是一脸高兴。林佩则红了脸,看也不看郑旭东坐在位置上,好似自己没听见他的话。

    林杏花当然也听见了郑旭东的话,虽然郑旭东中看不中用,但心里仍生出一丝嫉妒。林桃花和郑旭东相看她是从头看到尾的,两人就见过三次面,说话也没这么热络。真不知道郑旭东啥眼神,竟然对林佩这么上心。

    不就是多读了两年书嘛!

    林杏花很后悔,她也曾有机会读高中的。虽然她成绩一般,考不上中专和重点高中,但总能去普通高中混几年,这会说不定也能跟林佩一样进小学,跟张老师当同事……

    想到张建邦,林杏花心里的妒忌散去,不知道张建邦会不会来拜年,或者林佩主动去张家。但念头刚起林杏花就觉得不可能,两人男未婚女未嫁总得注意距离,林佩要真上门她才该担心。

    林杏花心里觉得很可惜,看来只能等开学了。

    吃过饭郑旭东就要回去,方翠兰想着大年初一郑家估计也有一大堆事,也没多留他,只招呼林佩送他回去。

    现在不像以前搞盲婚哑嫁那一套,湾里疼女儿的基本都是闺女对象后,相处半年一年再结婚。但郑旭东年纪已经不小,陈桂花想今年把他的婚事给办了,偏偏他假期只有半个月,年初七初八就得回部队,两个孩子相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十天。

    就这十天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挤着,像现在,郑旭东上午来拜年,下午还得去叔伯家里。就吃顿饭的功夫两个孩子能说几句话?方翠兰可不得想方设法给两人腾空间。

    这些事方翠兰知道,林佩显然也考虑过,在她看来几天定终身太快了。但她总不能这时候让郑旭东退伍回来跟她谈恋爱,真这样郑旭东的事业不说完了,但能否得到前世的高度就有待商榷了。

    林佩不是那种有情饮水饱的姑娘,她要结婚,男人的人品相貌能力一样都不能缺,她愿意跟郑旭东结婚正因为郑旭东没有短板,不然她一个人过不是更逍遥自在,何必给自己找个大爷供着?

    理智来说,林佩干不出毁人前途的事,虽然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魅力能让郑旭东照她说的办,但这话她说都说不出口。

    至于推迟婚事这事不是不行,虽然原著中郑旭东就没有结婚,但小说里可没提郑旭东和陈桂花关系如何。就算陈桂花最终没拗过郑旭东,但儿子和媳妇不同,父母对儿子只有妥协,对儿媳妇却是能无理搅三分的。

    如果要嫁郑旭东,因为婚期的事和陈桂花闹僵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林佩考虑过后,觉得还是趁过年这段时间跟郑旭东多处处比较好,最好在郑旭东离开前她能决定是否要嫁他。如果要嫁那就按部就班谈亲事,如果不嫁也别耽误郑家人的时间。

    郑家虽然有事要忙,但不急在这一时半刻,郑旭东推着自行车跟林佩并排走着,问起她生病的事。

    林佩听他话头,猜测八成是方翠兰告诉他她不肯打针的事,解释说:“我不是不肯打针,只是感冒不严重,那两盒药回来吃,闷闷汗就差不多了,我今天早上起来就没觉得不舒服了。”

    郑旭东点点头说:“那就好,只是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所以有点担心。”

    林佩闻言摸摸脸,抬头望着郑旭东:“我脸色真的很难看吗?”

    “不难看,只是你像是没睡好。”

    林佩松了口气,解释说:“凌晨湾里到处都在放鞭炮,一直响到两三点钟,所以我没睡好,跟感冒没关系的。”

    转点要放鞭炮,但守夜不是人人能熬住的,大多前半宿就睡着了,直到鞭炮声的响才起来。所以林家咀周围几个湾光鞭炮就放了两三个小时,吵得林佩快崩溃,早上又是七八点钟起来,眼睛下面当然有黑眼圈。

    “鞭炮声的确磨人。”郑旭东说道,“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农村也不总放鞭炮,一般也就过年这几天,平时就家里来了重要客人放一放,再就是婚丧嫁娶了。

    林佩点头,这她也是知道的。

    说话间两人到了林家咀路口,郑旭东停下脚步说:“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骑车回去就好。”

    说完他却没有骑车离开,而是将车梯子放下,然后拿起后座压着的一摞用布包着的正方形物品拿在手中,递给林佩:“给。”

    “这是什么?”林佩接过东西,边打开布边问,但郑旭东卖着关子没回答,直到她打开布惊讶问,“书?”

    布里面包着两本西方名著,分别是《基督山伯爵》和《百年孤独》,两本书都是硬封皮,翻开后里面有一股书页味道,边角整齐,显然是没怎么翻阅过的。林佩摸着书问:“你在哪里买的书?看着好像是新的。”

    “二十九我去了一趟市里,经过新华书店的时候看到有书卖,就进去挑了两本书。”郑旭东轻描淡写说,“到你家的时候你不在,我就没拿下来。”

    林佩眼睛一亮,她穿来那么久还没去过市里,更不知道市里有新华书店。但她很快回过神来,将书递给郑旭东说:“这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郑旭东却也不肯要,将手背在身后:“这是送给你的。”看着林佩神情,他又补充说,“我特意买的。”

    林佩动作顿了顿,想到她跟郑旭东是对象关系,也等同于恋爱了。情侣之间互送礼物的确算不上什么,要是她非不肯收场面还可能过不去,便点头说:“那好吧。”心里琢磨着送郑旭东价值相当的礼物,也不占他便宜。

    见她收了礼物,郑旭东脸上露出一丝笑,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电影票说:“那天去市里经过电影院,进去买了两张票,时间是明天中午,你……”说到这里郑旭东顿了顿,有点紧张问,“你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电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