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一腔热情错付说得大概就是现在的宋远桓。

    宋华茂摸摸儿子的头,有点同情他。

    儿子在家里时整日念叨着可爱的伊伊妹妹,甚至还询问过他要如何当一个好哥哥,结果人家已经有了新的哥哥。

    有点惨。

    该不会哭鼻子吧?宋华茂偷瞄了一眼正抿紧嘴唇的宋远桓,有点担忧。

    他这个儿子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傻白甜,一点也不像自己。

    而且有件事情终于到了合适的时机,宋华茂本想过几日告诉宋远桓,现在这情况,他怕儿子承受不住。

    宋远桓是有点想哭的,可他又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了。

    在伊伊面前哭鼻子,还要怎么当伊伊的哥哥?

    他握紧拳头,半天终于憋出一句类似宣战的话语:“你……你怎么会是伊伊的哥哥,我才是伊伊的哥哥!”

    面对宋远桓的质问,伊星燃只是淡淡地回眸问伊伊:“你认识他吗?”

    他开门其实只是馋宋华茂提的那两大袋东西。

    伊星燃本想以自己猫猫的快速身手把东西抢走,可是他在那个大人身上发现了一丝不同的气息,现在只能按兵不动。

    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只因那两大袋东西太诱人了。

    有了那些,至少两三天伊伊爸爸都不用出门去采购。不知道他们目的是什么?把那些东西送给他们吗?那最好不过了。

    至于哥哥这个身份。伊星燃不觉得这个家伙能当好伊伊的哥哥,他也不认为有比自己更加尽职的哥哥,所以他很有自信。

    一个简单的问题,却好像难倒了伊伊。

    小姑娘整张小脸皱成一团,陷入思考之中。

    一个哥哥,两个哥哥,伊伊怎么会有两个哥哥呢?

    女孩从伊星燃身后探出小脑袋,一时间有些失忆:“你是谁鸭?”

    伊伊记性是挺好的,不过大概是因为天生神力,总要失去点什么?伊伊有个只有姜和泽知道的缺点——脸盲。

    而且不是一点脸盲,是非常严重。这一点是姜和泽在养了伊伊一个多月后才发现的,还好虽然严重,但不会太过妨碍生活。

    和大多数脸盲症患者一样,伊伊认人是靠发型、体态、衣服这些特征的。

    如果是初次见面,只要快速记住特征她就能认识对方了,这也是她超强记忆里的体现之一。

    偏偏宋远桓今天为了见伊伊,新做了个发型的,于是伊伊就不认识了。

    毕竟只见过两次,上一次还隔得挺久,有了新哥哥的伊伊早就乐不思蜀,忘记这个旧哥哥。

    如果说之前听到伊伊有了别的哥哥是晴天霹雳,那现在亲耳听到她问自己是谁的那一刻,宋远桓恨不得掩面哭泣。

    他忍住悲伤,化悲愤为动力,大脑急速运转,然后灵机一动想起一件事情,“那只小老虎你还记得吗?”

    “小脑斧?”伊伊歪着小脑袋思忖片刻,转身跑到床上从角落拿出一只皱巴巴的老虎,“你是说这个小脑斧吗?”

    之前伊伊每天都要抱着小老虎睡觉,不过星燃来了以后伊伊有了新欢,已经变成每天都抱着猫猫睡觉,差点忘记这么一个玩偶了。

    “对,这个小老虎,我们在超市……”宋远桓一看见这个老虎布偶,手舞足蹈描述那天的故事,可是说到一半,他脸上表情一变,有些悲伤:“你的手还好吗?”

    “好啦!”伊伊杏眼弯弯,一手抱着小老虎伸出另一只手给他看。

    白皙的小手上,无论是掌心还是手背都没有留下伤疤。宋华茂见状也松了口气,人家小姑娘漂漂亮亮,如果为救他的儿子而留疤,他也会过意不去的。

    不过他更操心的是儿子。这个时候再说点关心人家的话岂不是完美?

    宋远桓挠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真的好了啊。”然后就是傻笑,话也不说一句。

    宋华茂看着干着急,干脆提着手上的东西毫无形象地挤到门缝上,“伊伊啊,叔叔和哥哥今天是来看你的,开门让叔叔进去吧?”

    到这里他才发现门上还有防盗链,一看就是为女儿操碎心的姜和泽做的。

    那日伊伊偷跑出门以后他就弄了这个东西,也不为别的,就是希望能多给女儿一个保障。

    “哥哥,要开门吗?”伊伊扯扯星燃的衣袖小小声询问。爸爸说如果拿不定主意,就问问哥哥吧。

    伊星燃摸摸她的小脑袋,“你去阳台看看叔叔回来了没?”平时伊星燃对伊伊的自称向来是“我”,可今天却罕见的不一样。

    “爸爸回来了吗?”伊伊没有发现他的小心机,立刻哒哒哒小跑到阳台。

    宋远桓听见“哥哥”这个称呼,脸又垮了,小声嘟囔:“我才是伊伊的哥哥。”

    漫不经心瞥他一眼,伊星燃像是妥协一般,“你说是就是吧。”

    他顿了顿,又说:“你往后退几步,我要开门了。”

    “嘿嘿嘿,你承认了是吗?我才是伊伊唯一的哥哥。”宋远桓根本没有注意到伊星燃的小动作,还跟着自己的爸爸听话的后退几步。

    “叔叔,东西给我拿吧。”说话间伊星燃打开门主动去拿宋华茂手上的东西。

    宋华茂也没想到他会开门,下意识松手把满满两大袋吃的送到伊星燃手上。

    然后下一刻,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关上了。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宋华茂和儿子就这样被隔绝在门外,仿佛两个世界。

    如此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宋华茂一头雾水,而宋远桓大脑显然还没转过弯,还沉浸在被伊星燃承认自己才是伊伊“哥哥”的喜悦中。

    “休想。”

    男孩清冷的嗓音透过大门传出,充满嘲讽和不屑。

    是在回答刚才宋远桓的问题:他休想当伊伊的哥哥。

    到这里宋华茂才意识到自己和儿子都被这个小孩给骗了。

    利用伊伊来降低他们的防备心理,把伊伊支开,让儿子和自己后退几步,一切都只是为了他买的那两大袋吃的。

    他只想要吃的,不想让他们进去。

    所谓赔了夫人又折兵,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他们。

    宋华茂又在外面敲门,一边敲一边说:“伊伊开门让叔叔进去啊,你是不是把叔叔和哥哥忘记在外面了?”

    在阳台看半天也没看到爸爸的伊伊已经回来了,听见这话下意识回答:“不行,爸爸说了他不在家不能给别人开门。”

    那你刚才开的是啥?开了个寂寞吗?

    更气愤的是,他还听见里面两个小家伙在“分赃”。

    “哇,这个果冻好好次!”

    “我把肉放到冰箱里。”

    “哥哥,啊~”

    啊,他也想吃啊!

    任由宋华茂在外面怎么喊,宋远桓怎么嚎,伊伊这次是铁了心不开门。

    不过她倒是给宋华茂出主意:“叔叔,你等爸爸回来吧,伊伊听爸爸的话。”

    你以为他真的就不会找姜和泽吗?

    宋远桓拿出手机,还好他也查了姜和泽的电话,不然怕是要真的在外面站一天了。

    此刻的姜和泽,正在外面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姜和泽原本是已经打消“认亲”这个念头的。

    他想要靠自己的双手踏踏实实给伊伊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这次伊伊被迫不能上幼儿园,让他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

    没钱被背景没人脉在这样的社会里,真的很难生存。尤其是在有人要故意整他的情况下……

    他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因为什么事情,恨他到让伊伊连幼儿园的门都不能进去。

    伊伊很乐观开朗,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说过。甚至还会主动哄自己开心,是个暖暖的小棉袄。

    但是有一次他带着伊伊路过一个幼儿园门口时,看见小姑娘那羡慕的眼神……姜和泽的鼻子一酸,恨不得抱着孩子给人家跪下,希望他们能让伊伊上幼儿园。

    如果跪下可以的话,他愿意放下那可笑的自尊。

    每天出去送外卖,他从来不会闯红灯,也不会把车速开得过快,只因为家里有个他牵挂着女儿。

    努力真是个可笑的东西,算了为了伊伊,还是去找那个男人吧。

    姜和泽把电动车开到了一栋摩天大厦旁边,停下车往门口的方向观察。

    这栋大楼正是他那个亲爹主营业务的大本营,姜和泽正在思考一会儿要用怎么样的方法认亲?

    要怎么告诉那个男人,你抱错孩子了,我才是你的亲儿子?总不能冲到人家面前对他大吼:“爸,我才是你亲儿子!”那样会被当成疯子的。

    可是……姜和泽握紧拳头,伊伊上学的事情不能再等了。

    来了!

    在姜和泽屏息等待了半天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姜建国的男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被一群保镖簇拥在中间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诶?里面穿的是什么?花衬衫四角短裤人字拖,这是一个总裁该有的样子吗?

    算了,不管了,姜和泽冲冲冲!

    就在男人即将坐上那辆千万豪车的瞬间,姜和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猛地躺到在男人面前,“哎呦!我摔倒了!”

    毫无演技,尬到让人脚趾抠出三室一厅。

    有人碰瓷!

    “保护总裁!”保镖护着男人后退,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他结结实实挡在里面。

    “你……”第一次被碰瓷的姜建国有些新鲜,他正欲开口。

    然后姜和泽的手机响了。

    姜和泽眼睛偷偷张开一条缝。

    谁这时候给他打电话?该不会是顾客投诉吧?

    投诉要扣钱的!

    姜和泽一个鲤鱼打挺坐在地上,一时间忘记自己还要碰瓷的事情。

    陌生来电让姜和泽更加笃定可能是顾客投诉,连忙接电话,“喂,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不要投诉行吗?”

    什么投诉?宋华茂皱眉,有些意外他态度这么好?

    他微微一笑,语气放缓:“我是宋华茂,我和我儿子现在就在你家门口,能让你女儿开门让我进去吗?”

    一听是宋华茂,姜和泽立刻变了脸色,“进个头!想都别想。”

    “让我进去,你女儿不能上学的事情,我来解决。”

    话音刚落,宋华茂拿开手机,电话那头的男人正在大吼:“伊伊,开门让你宋叔叔进去!”

    伊伊可以上幼儿园咯!

    一切事情从发生到结束不过几分钟。

    姜和泽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站在原地茫然的姜建国。

    不是,你还碰瓷不咯?

    “总裁,上车回家吧。”

    警报解除,尽责的保镖把护着他坐上车。

    车刚开出去,姜建国这才察觉到哪里有一丝丝不对。

    等下,刚才那个男人,是不是和自己长得有点像?

    他掏出随身的小镜子照了照,然后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卧槽,那个小子竟然长得和自己一样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