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中巍的口气简直不像是个当爸爸的。

    余莹莹倒好,已经知道他的嘴脸了,倒是华暖阳,虽然和余中巍这些年过的不怎么样,但因为有老爷子在,余中巍也不敢如何。

    上次被送到精神病院是第一次见识到余中巍的无耻,而今天,是她第一次见到余中巍的下作。

    也更坚定了她要振作起来,给女儿撑起一片天的想法。

    她问,“你要做什么?”

    余莹莹忍不住摇头,她妈心太软,恐怕不是余中巍的对手。

    她就想推门出去,直接将余中巍赶走就是。

    这时候,就听见余中巍说,“张家二儿子正好在相亲,我觉得莹莹很合适。”

    那张家是挺有钱的,可他家二儿子张冰是个花心大萝卜,从十几岁就开始泡妞,而且特别高调,如今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有过多少任女朋友,这种人,圈子里但凡过得去的,不会有人考虑的。

    大部分是怕女儿不幸福,少部分倒是看中了张家的钱财,可也不好意思干这种事儿,怕别人指着鼻子骂呢!

    余中巍居然想把自己介绍给他?!

    他真是又毒又蠢!

    余莹莹怕她妈气坏了,直接就推门而出了。

    余中巍一直在防备她呢,一听见声音立刻就看了过来,自然瞧见了余莹莹粉面薄怒,还有手中那根手腕粗的棍子。

    余中巍第一反应就是跳了起来,一下子绕到了两个大汉身后,只露出了个头,冲着大汉喊,“拍她拍她!”

    瞧见摄像头对准了余莹莹,才正常说话,“我警告你余莹莹,我可是你爸爸,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把视频传到网上去,你可就别想有好名声了。到时候你爷爷醒了,也不饶你。”

    余莹莹压根不听,接着往前走。

    余中巍吓坏了,立刻又说,“还有,这摄像机设置过了,随时上传网络,你就算是打碎了,我也保留证据。”

    余莹莹冷笑一声,冲着摄像那个说,“那就拍好了。”

    说完,她就把棍子扔了。

    余中巍瞧见凶器没有了,终于松了口气,就看见余莹莹直直的向他走来。

    其实这么看,还是很养眼的。

    余莹莹不过二十岁,十八无丑女,更何况她继承了余中巍的出色五官,华暖阳的高挑身材和白皙皮肤,即便是一身运动服,也能让人感觉到青春洋溢,颜值无敌。

    其实有时候余中巍还是挺想对这个女儿好的,毕竟也算是自己的骨血,还跟自己长得有几分像——了了虽然也是他的女儿,却随了唐艺文,跟他几乎找不出什么地方相似来。

    余莹莹失踪的时候,他也是难过的,也是费了心思去找的,可结果呢。

    余莹莹一回来,就向着华暖阳,一点都不向着自己,这种女儿,要她干什么?果然如唐艺文所说,就是讨债的。

    余中巍心思转圜,终究还是对余莹莹一副厌恶的样子,指着她说,“你别过来。”

    余莹莹却已经到了近前,笑着说,“我都扔了棍子,爸爸你还害怕什么?”她伸出了手,五指细细瘦瘦,空空荡荡,很自然的轻轻拍了拍余中巍的手臂,“难到是怕我打你吗?”

    余中巍只觉得那只手臂顿时疼痛难忍,仿佛有刀子在刮骨一般,他几乎立刻惨叫了一声,“啊!”

    然后居然一下子倒了地,在地上滚动了起来。

    但显然,这种疼痛不是一时的,余中巍只觉得自己的那只手臂仿佛被切断了,被砍掉了,整个人疼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其他两个保镖,看着余中巍在地上打着滚,整个脸色苍白跟要死了一样,都吓坏了,“余总你没事吧。”

    余莹莹已经退到了一边,一张俏脸这会儿气得都红了,“你也太过分了吧,讹人也不是这么讹的。”

    说真的,虽然余中巍提前说了余莹莹武力值爆强,让两个保镖小心点。可是他们也觉得余中巍过分了。

    那小姑娘就不是练武人的样子,练武要发力吧,她哪里有肌肉啊。练武要练各种器械吧,那双手一点茧子都没有,练个头啊,练琴都没人信。

    所以,就觉得余中巍这装的有点过头了。

    其中拿着摄像头的忍不住对打滚的余中巍说,“老板,这样拍出来真没人信。我是做过导演的,你信我,滚的太快了。别说武侠了,奇幻都不这么拍了。”

    余中巍疼的冷汗迭出,原本以为自己带了俩帮手来,却没想到居然是两白痴,张口就骂,“滚!”这才发现似乎好一些,能说出话来了,余中巍就瞪向了余莹莹,“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的手怎么了?”

    余莹莹一脸无辜,“我没做什么呀。你的手不是好好的吗?”

    余中巍下意识的就想抬手,可发现,咦,手能动了,那股子钻心的疼也不见了。

    仿佛从来都没有疼过一样。

    怎么会?

    怎么可能?

    就听见余莹莹说,“这不好好的吗?”

    余中巍猛然抬起头,看着一脸无辜的余莹莹,就想起了蒋悟那句话:恶鬼附身。这肯定是恶鬼吧,否则的话她是怎么做到的。

    对,一定是恶鬼啊,否则原先莹莹虽然对他不如对华暖阳好,可也没有这么对付他。

    余中巍一想到自己跟个恶鬼待在一起,原本苍白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下意识地就想跑。

    余莹莹也是这个意图,她要收拾余中巍,偏偏又有个女儿的名头,不能直接把人打了伤了,所以让余中巍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觉得惊恐而危险。

    她才用了点穴。

    她的方法和位置是从末世里学到的,跟如今的穴位图不太一样,所以他们压根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跟见了鬼一样。

    她想,短时间内,余中巍应该不会不自量力的上门找麻烦了。

    可万万没想到,这会儿华暖阳却突然出声了,“站住!”

    余中巍是真不想站住,可是想到余莹莹就在那儿冷飕飕的盯着他,甚至再想想,那说不定后面是个恶鬼在盯着他,他就不敢动了。

    他腿都在打哆嗦,扭头问华暖阳,“你想干什么?”

    华暖阳从刚才就想说话呢,可见女儿收拾余中巍,就没阻拦,这会儿眼见余中巍要走了,才出声。

    “不做什么,我就是告诉你一件事,莹莹的婚事你做不了主,甚至,余家你也做不了主。”

    余中巍怕余莹莹,可不信华暖阳,冷笑了一声,扭头就想走。

    华暖阳也不生气,就那么平静的说,“你没见过老爷子的遗嘱吧。”

    这一句话,就让余中巍陡然扭过了头,他没见过!

    他其实一直在想这事儿,毕竟老爷子也七十五岁了,这个岁数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所以早几年他就提醒过老爷子。

    只是老爷子一向看他不惯,扭头就踹他一脚,“我还没死呢,你就惦记家产。滚!”

    他就没再敢提。

    华暖阳为什么说遗嘱呢?老爷子有遗嘱没告诉他?而华暖阳知道?

    一时间,余中巍整个人脸色就更难看了,“什么遗嘱?”

    华暖阳说,“老爷子三年前立的遗嘱,内容我只告诉你两条,一条是,莹莹的婚事老爷子在,老爷子做主,他不在,我做主,你不能管。”

    余中巍听了并不觉得如何,只是意外而已,他知道老爷子疼华暖阳和余莹莹,可没想到会替莹莹想的这么周全。可又怎样,他来的时候是想拿着婚事威胁余莹莹呢,可如今余莹莹这样,打死他都不敢,那谁能决定余莹莹的婚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哼了一声,听第二条。

    华暖阳照旧是那副淡定的样子,接着说,“另一条是,如果你出轨有了私生子女,余家只承认余莹莹一个继承人,所有财产股票,只归余莹莹一个人继承,你只能每年从基金里拿红利。”

    余中巍猛然抬头,不敢置信的听着这一条,“不可能!”

    这条款一看就是老爷子怕自己死后,余中巍不真心对华暖阳母女,给他设的坎。

    他要是不承认私生子女,那么唐了了和唐子明就没有继承权,他要是承认了,就连他都没继承权了。

    但总归余家财产都是余莹莹的。

    余中巍一时间心里只有一句话:他爸怎么可以这么偏心!

    倒是余莹莹怔然了许久,她从不知道原来爷爷曾经这样保护她,可是上辈子她回来的时候,太过丧气,谁也不愿意见,囿于自己的世界,最终把自己闷死了,辜负了爷爷的一片心。

    “你可以向赵律师求证。他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律师了,你应该信任。”说完,华暖阳就一伸手,余莹莹一直觉得她妈柔弱可欺,可从未想过,她妈有这样威武霸气的时候,连忙扶着华暖阳,伺候太后娘娘站了起来。

    华暖阳最后留了句话,“要继承权还是要外室要私生子女,你自己想清楚。”

    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进屋去了。

    余中巍愤怒而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满怀期待的唐艺文,可想到恐怖的余莹莹,也不敢多待,立刻走了。

    医院里。

    唐子明已经从手术中醒了过来,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这是他拿笔的手,做实验的手,如今被打伤了石膏,完全不能移动。

    粉碎性骨折?

    呵呵,唐子明一想到自己可能变成个残废,学业无法继续,就恨得厉害。

    他打断了唐艺文的话,直接问,“就是说,我住院这些天,你们没帮我找回公道,反而被余莹莹收拾了。一个没了代理董事长,一个成了人人知道的小三。离婚又怎样,结婚又怎样?为什么不收拾她?”

    唐艺文一向怕自己这个儿子,连忙解释,“她一身功夫我们收拾不了,再说,也不能闹太大,毕竟她是余家人,知道了不好。”

    唐子明就一句话,“那你现在名声好了?”

    唐艺文就说不出什么了,唐子明就说,“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待待。”

    唐艺文立刻问,“你要干什么?”

    唐子明压根不回答,唐艺文也没办法,只好走了。

    没人了,唐子明就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对,帮我个忙,我报警,你爸不是局长吗?好好收拾收拾她。我手断了,证据十足。她没什么后台的。”

    青市。

    终于处理好了吴鏊子村的事儿,贺星楼带着贺爱聪开始返程。

    助理按着常规,给他确认行程计划,贺星楼听着插了句话,“帮我约余莹莹,我想见见她,就说贺家要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