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星艺娱乐公司大厦门口。

    “你回去开会吧,我有车来接。”乔念念一边走一边对身后的宋成河说,很快这部剧就要开机了,作为男主角,肯定不能缺席一些重要会议的。

    宋成河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什么车,但是他不好再送了,只是点头道:“好的乔总,我看您上车就回去。”

    乔念念被人捧惯了,丝毫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要送就让他送吧。

    可是,下一秒,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在路边停了下来。

    漆黑的车身沉稳低调,但是乔念念几乎是第一眼便认出了这辆车来。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贺匀琛便从车里走下来。

    “…………”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乔念念这段时间快活得都要忘记已婚是怎么一种痛苦的感觉了。

    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宋成河,再看看户口本上名义的丈夫。

    已婚的身份可真耽误人。

    贺匀琛下了车后,径直朝着乔念念走去,可是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看着乔念念身后的宋成河。

    贺匀琛作为贺氏集团的总裁,社会阅历、财富和权力都是高人一等的,即便就这么一站,一股上位者的霸气也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宋成河年纪小,被气场二米八的贺匀琛一睇,当即吓得后退了小半步。

    乔念念记得贺匀琛的助理说了,前两天他还出差去了,可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而且,这个时间点,也不像是已经下班了吧?

    而且,贺匀琛那一脸深仇苦海的表情,不知道的,以为这是捉奸现场了。

    贺匀琛渐行渐近,他把目光收回,垂眸看了看乔念念,只沉着声道:“上车,回家。”

    回……回家?

    乔念念明显愣怔了一下,她都很久没回过那个家,单身的日子可真美好。

    怎么办?不想回去。

    乔念念迟疑的眼神落在贺匀琛眼里,那就是浓浓的不舍。

    不舍什么?

    后面那个小年轻?

    贺匀琛眯了眯眼,几乎要隐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双手紧紧攥着,青筋凸显。

    乔念念跟贺匀琛结婚有一段时间了,如今就看着贺匀琛的表情,便知道他是在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怒气,虽然乔念念不知道他因为什么发怒,但是作为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乔大小姐兼贺太太,她是绝对不允许两人在这大街上吵起来的。

    乔念念回头对宋成河微微一笑:“接我的人来了,你上去吧。”

    宋成河一直打量着二人,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出来两人的关系并非一般。

    他点了点头:“好的。”

    车子停在路边,宋成河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贺匀琛拥着乔念念上了车。黑色的迈巴赫,车身闪着昂贵的光亮,可真般配。

    车子很快启动,漫入了车龙里面。

    自上车后,贺匀琛一直沉着脸,乔念念也懒得理他。

    不过,他们结婚以来大部分相处的时间也是这样的,贺匀琛话不多,乔念念每次跟他相处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她在说,贺匀琛偶尔‘嗯’‘哦’两声,乔念念如今想起真觉得一肚子气。

    以前的自己干嘛要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就在乔念念独自生闷气的时候,贺匀琛突然冷冷问道:“难道你就没有话要跟我说?”

    “说什么?”乔念念的语气也不怎么友善。

    车子恰好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贺匀琛忽地捏住了她的手腕:“最近怎么都不回家?还有,刚才那个人是谁?”

    贺匀琛原以为乔念念闹够了就回去了,可事实证明,她现在越闹越过分了。

    他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太远了,我不喜欢住那边。”乔念念把头转向车窗外,就知道今天注定不怎么平和。

    “那刚才那个人呢?”

    乔念念睇了他一眼,“员工。”

    想不到乔念念到了现在还要继续敷衍他,贺匀琛的内心要多不爽就多不爽,若不是顾及现在是马路上,他都忍不住要好好跟她质问一番了。

    乔念念看着贺匀琛那张紧绷的扑克脸,内心也极其不爽。

    所以说,贺匀琛到了今天也还是不相信她已经在工作了?

    车子开到一个商场的时候,乔念念便说:“我要进去买点东西!你停一下车。”

    她才不想跟他回去呢!

    贺匀琛看了看那个商场,侧目睇了一眼乔念念的面色,最终还是选择拐进了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乔念念轻哼一声:“你工作这么忙,我自己一个人逛就行了。”

    贺匀琛熄了火,“没事,我陪你。”

    乔念念皱了皱眉,算了,爱回不回。

    如是想,便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朝着电梯走去,小脸还昂得特别高。

    像是出巡的皇后娘娘似的。

    贺匀琛这也算是第一次陪乔念念逛街了。

    每次他都是靠银行签账单才知道乔念念是在干什么,他从不知道买东西到底有何乐趣,为什么乔念念会这么乐此不彼。

    不过看着乔念念从dior到chanel到爱马仕,一张张的账单说刷就刷,简直就是闭着眼睛买买买,看起来的确很爽。

    直到最后从家珠宝店出来,贺匀琛收到了当天的第38条签账单信息,心脏莫名地抽了两下。

    乔念念笑着把首饰袋子递给他,“好了,回家吧。”

    今晚的生命大和谐运动恐怕是避免不了的了,乔念念提前狠狠花他一笔钱,也当是嫖。资了。

    乔念念已经换上了一条高定裙,贺匀琛看着她得意的小表情,突然也觉得这钱花得值得。

    他选的妻子无疑是最漂亮的。

    他晲着乔念念笑了笑:“如果不想回红叶山庄,那去星汇台?”

    乔念念心一横,“不,就回红叶山庄吧。”

    她可不想这个臭男人玷污她的小天地!

    而且……能拖一时是一时。

    一想到自己人间水蜜桃的身子又要被这个狗男人酱酱酿酿,她就……

    两人以这样的不咸不淡的模式,一路驱车回到了红叶山庄。

    乔念念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回过这边,管家一见乔念念下车,便一脸讨好地迎了上去:“太太,饭菜已经做好了。”

    乔念念‘嗯’了一声,便径直朝着二楼的主人房走去。

    贺匀琛一路上已经冷静下来了,此刻看着乔念念的背影,也觉得自己是小题大做了。

    不就是一个小男孩吗?

    他到底在担忧些什么?

    管家看着乔念念上了二楼,又看了看贺匀琛,一副生人勿进的黑脸。

    贺匀琛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便摆摆手:“等一下再开饭。”说完便也跟着乔念念上了楼。

    乔念念并没有锁上门,没多久便听到了门锁旋开的声音。

    这个屋子就只有一个人敢拧她的门了,除了贺匀琛还会有谁?

    乔念念依然自顾自换自己的衣服。

    贺匀琛高大的身影闪身进来,勾着唇笑了笑,似乎很满意一进房就看到的光景。

    说到底也还是夫妻,乔念念自然不会介意让他看一看,只是扯了扯嘴角:“都要吃饭了,你还上来干什么?”

    贺匀琛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过来,然后站在了乔念念的身后,目光毫不收敛地看着镜中的她。

    乔念念以为他矜贵的嘴不会说话,可下一秒贺匀琛突然道:“我跟那个艺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是个误会。上次在机场,我跟她只是偶遇,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乔念念微微一怔,其实这件事……她一直没介意。

    上次在机场,也只是借题发挥。

    不过,她还是装自己依然非常介意,轻哼一声:“哦。”

    从镜子里,乔念念看到对方熟悉的眼神,连忙穿好了居家睡裙,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先吃饭!”

    堂堂一个跨国总裁,平时那么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怎么这个时候就不收敛收敛一下自己眼睛里那些淫欲邪念?

    乔念念鄙夷这个狗男人!

    要不是今天狠狠刷了他一千多万,乔念念真的要打爆他的狗头了!!

    可此刻的贺匀琛,顿时乖巧得像个被点名的小学生,轻轻抿了抿唇,唇角颔着一抹极浅极浅的笑。

    “好。”

    乔念念那天晚上才知道什么叫‘久别胜新婚’‘一夜七次狼’。

    贺匀琛似乎将要把这一个月以来积压的欲望,一次过全发泄在她身上。

    乔念念忍不住看他失控,看他为自己着迷的样子。

    乔念念被贺匀琛压翻在床上,将要进行一番阿江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她脑袋好像有浆糊糊成一团。

    不知道怎么地,乔念念在生命大和谐的前一刻,突然问:“贺匀琛,要是……哪天我们离婚了,你会分我一半身家吗?”

    贺匀琛明显有点把控不住,浑身绷得紧紧的,乔念念等了有一会,才听见贺匀琛含糊不清地说——

    “不会。”

    乔念念瞬间清醒了!

    男人果然都是狗男人!

    陪你吃陪你睡,她这个人间水蜜桃到最后竟然连一半身家都不值?

    狗男人,老娘白干了!

    乔念念侧过头看了一眼那个蓄势待发的禽兽,脑子里有个念头——

    只见乔念念瞬间抬起脚,纤细修长的长腿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力度,朝着贺匀琛那个作案工具狠狠冲过去。

    男人痛苦的闷哼瞬间划破沉寂的主人房,乔念念那一刻笑得天真无邪:“抱歉,我腿抽筋了。”

    狗男人,踢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