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有些懵。

    沈青看向他的眼中满满的不屑。

    他还没有这样不被人当回事过。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沈青朝着他的脸狠狠打下去。

    “道上混的是吧让我见识什么是社会当混混很了不起吗为什么要耽误我学习”

    一拳又一拳。

    剧烈的疼痛让佐治根本没还手余地。

    转眼间,他的五官面目全非,鲜血横流。

    围观的人都张口结舌,尤其是佐治的一众手下们,个个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妈呀,这也太凶残了!

    他们只是一群游手好闲的职高学生。

    并不想和谁拼命啊。

    有枫华中学的人拍下沈青打人的照片,传到了校园论坛上。

    大家都赞叹沈青揍人的架势真他妈帅。

    夕阳下手刃恶霸的少女。

    莫名有种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就连沈青t恤上的大鸭子头也变得神气了。

    不止一个人在tb上查询同款t恤,迫不及待点下了购买键。

    “滚!”

    沈青一脚把佐治踢到路边。

    要不是这个佐治,她早就回到家,说不定已经做完一套题了。

    真是可恶!

    面对武力值爆表的对手,佐治的喽啰们果断选择落荒而逃。

    一众人拖着佐治慌不择路,丝毫不见来时的嚣张气焰。

    当季淮等人赶到时,佐治正被架着从马路对面过来。

    见到迎面走来一个黑发少年,佐治猛然想起之前挨揍的人似乎说过,打他的人长了张厌世的冷脸,眼睛吊着像狐狸。

    “”

    不就是眼前这位吗?

    他欲哭无泪。

    怎么好像,找茬找错人了?

    季淮嫌恶地看了佐治一眼。

    完全想不起他是谁。

    听说有外校的人找上门,和沈青在街上对峙上了,他第一反应是那些人或许是找他的。

    沈青刚刚从外地转学来,哪儿会那么快树敌。

    于是急匆匆带着人出来。

    一眼扫到沈青手上还沾着血,季淮皱眉,走到跟前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怕。”

    围观的人本来已经走开,一见季淮来了,马上又围了上来。

    林灵和苏浣浣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八卦的光。

    眼高于顶的大少爷前任校霸,看上了贫寒倔强的新转学少女。

    这不是校园文里才会有的情节吗?

    季淮是枫华中学里出了名的坏学生。

    抽烟喝酒逃学,就没有他不做的。

    打起架来乖戾嚣张得不要命。

    要不是他成绩太好,常年稳坐年级第一名,教他的老师都想联名给学校,要求勒令他退学。

    从他一进校起,追他的女生就没断过,明里暗里地表白。

    然而谁都没入过他的眼。

    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对沈青处处不同。

    不但挨了她打不还手,现在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她说关心话。

    啧啧。

    实在是暧昧得不像话。

    引人遐想啊。

    毫不顾忌旁人投来目光,季淮垂眸,对沈青勾唇笑了笑,暗哑着嗓音在她耳边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心甘情愿被你打。”

    沈青:“”

    这家伙在干什么?

    离这么近说话,他是在耍流氓吗?

    强压住怒火,沈青好不容易忍住要揍季淮的冲动,握紧的拳头松了,一把推开了他。

    “离我远点!”

    沈青才不想和季淮扯上关系。

    在那本穿书文里,季淮前期基本就是个躁郁症患者。

    尾随女主回家,强迫女主在学校各个角落亲亲抱抱,仅仅因为女主和一个男生多说了两句话,就扬言要打断那男生的胳膊

    对于他这一系列迷惑行为。

    沈青只有一句感叹。

    这男人真是他妈的有病。

    季淮怔了一怔。

    沈青对他的嫌弃简直溢于言表,

    还从来没有一个女生这样讨厌过他。。

    玩味的笑容浮上嘴角。

    他愈发觉得沈青有趣了。

    忍不住继续逗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和你近些越近越好”

    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卧槽!

    刚刚听到了什么?

    季淮是在对沈青说骚话吗?

    沈青对季淮的忍耐程度几近极限。

    此时的季淮简直就是个不把自己作死,誓不罢休的大傻b,在她的底线上来回跳跃。

    “你眼神不好吗?非要贴着人才能看清,眼瞎就去配副眼镜。”

    语气冷冽地甩下一句话,沈青转头走开。

    再多待几秒,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一把扯下季淮的脑袋,让他彻底闭嘴。

    不说那些羞耻台词会死吗?

    “操,咱们小季爷也有吃瘪的时候啊!”阎烨在旁看到现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额角还贴着ok绷的长脸男辩驳道:“就是拿腔作调,凭她也能高攀咱们季小爷?”

    “那倒是,枫华中学乱不乱,还是咱季爷说了算。”

    季淮对同伴的话充耳不闻,觉得呱噪死了。

    他喉结微微滚动了下,快走几步追上沈青。

    “你这样不听话 就不怕我欺负你?”

    伸手搂过沈青的腰,这一次他要用强的。

    从第一眼见到沈青起,他就情不自禁地肖想对她做一些事。

    按着她狠狠地吻,吻到她的唇没了知觉,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

    沈青终于忍不下去了。

    果然不用拳头,一些人就永远也听不懂人话。

    快速侧身转过来拉住季淮的胳膊,她用力往前一甩。

    又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季淮被重重地砸在地上。

    看热闹的人们纷纷掏出手机,默默拍下了季淮再次被沈青打趴的照片。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达成了一个共识。

    季淮不仅是个弱鸡,还是个傻b。

    “欺负我?你可以试试看。”

    沈青不屑地笑,对季淮晃了晃拳头。

    看着沈青离去的背影,众人由衷地感慨,枫华中学乱不乱,以后就是沈青说了算。

    谭蓉一直站在不远处,当看到围观的人散了,才走到季淮跟前,怯生生地说道:“季淮同学,沈青实在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样对你。”

    季淮眼睛眯了眯,锐利的目光扫过谭蓉,上下打量。

    今天的谭蓉穿了条白色吊带连衣裙。

    整个人瘦得像竹竿,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

    活脱脱就是一颗惹人怜爱的小白菜。

    季淮冷冷道:“你是谭蓉?”

    谭蓉没想到季淮会认得她,脸微微的红,用力点了下头。

    “就是你对别人说,沈青骂我们是社会渣滓?”

    季淮的眼神锋利得像刀,谭蓉被看得彻骨发寒。

    季淮让阎烨去查那天的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很快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另一个新来的转校生。

    现在看她心虚的表情,季淮基本可以确认无误了。

    “真他妈无聊。”

    季淮低骂了声,收回落在谭蓉身上的视线,转身离开。

    阎烨跟在季淮后面,走过谭蓉旁边时,停下脚步对她说道  :“看你是女人,这次我们不和你计较,但要是还有下次”

    顿了一顿,阎烨嘴角漾起一抹透着威胁的笑意:“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

    谭蓉被吓得说不出话。

    她想不通,明明她按照书上季淮的喜好,打扮成一颗清冷倔强,又怯生生的小白菜,可怎么就没有得到他的青睐呢?

    她绞尽脑汁,苦想到底哪里出了错,恍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这本书里的穿书女主。

    而穿书女主,不都要有个前期对她爱理不理的男配吗?

    原来季淮就这个人。

    将来她和男主在一起后,季淮才会开始爱上她,对她展开追妻火葬场。

    想明白这一切后,谭蓉也就没那么纠结了。

    同时她还有些庆幸。

    今天季淮大庭广众之下又被打了。

    实在太丢人了。

    这样想想,她还挺嫌弃他的。

    —— —— —— ——

    晚上沈青写作业时,收到了一条苏浣浣发来的信息。

    里面附了条链接。

    她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有人把她打季淮的画面做成了鬼畜视频。

    在各种历史名场面中,她一次又一次把季淮摔在地上。

    配着异常吵闹,但又节奏感十足的音乐。

    看起来要多喜感,有多喜感。

    这个视频被人发在校园论坛里。

    点击率直线上升,很快超过了一直稳居首位,堪称枫华中学镇坛神贴的“从技术角度分析物理老师郭老头之秃顶原因”。

    沈青从苏浣浣处要来了发视频人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沈青:“可以把那个视频删掉吗?我并不想做校霸,只想低调地好好学习。”

    贴主是沈青的迷弟,遭遇偶像亲自打电话过问,激动坏了,一口答应道:“好,没问题。”

    转头他就把帖子删了。

    沈青满意关掉了论坛。

    同一时间,贴主又开了个新帖子:我们以后加密讨论吧,沈青要做低调的校霸。

    下面的人热烈响应,纷纷向贴主要进私密空间的密码。

    不多会儿功夫,活跃在私密帖里的用户量,远远超过了外面的用户量。

    有刚刚上来的人不明就里,发帖子问:怎么今天这么冷清啊。

    沈青一点也不知道论坛里发生的一切。

    刚刚班长在班群里发了个公告:下一周最后一天举行月考。

    沈青要好好准备。

    这是她进枫华中学后,参加的第一次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