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瑶茫然,无意识地“啊?”了一声。

    郑安楠冲她眨了眨眼,眼神暧昧。

    “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反应过来之后,祝瑶笑着推了她一下,“我们的关系比较特殊,算是……特殊的好朋友,你懂吧。”

    “可他对你很不一样诶,我觉得他喜欢你。”郑安楠语气笃定。

    祝瑶闻言,理所当然地说道:“我都说了,我们是很特殊的朋友,他对我当然不一样啦,我对他也不一样啊。”

    “好像是的。”

    祝瑶看似对谁都和气,但跟男生一直都有保持距离,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异性,也只有陆晏执一个。

    “不是好像是的,就是这样。”祝瑶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她的手臂。

    郑安楠也笑了,“好吧,你说得都对。”

    两个少女有说有笑地走进食堂。

    听到祝瑶的回应,阙七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还好,他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并没有被她发现。

    可不知怎的,心头却又隐隐升起一阵失落。

    好像不管自己的心思有没有被她发现,他都不满意。

    最终,阙七轻轻叹了口气。

    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他重新迈步往食堂走。

    盛安市的夏天很长,等好不容易入了秋,天气却依然闷热。

    第二次月考结束之后的这个周五,是阙七的十六岁生日。

    祝瑶一直记着这件事,提前了很久做准备。

    放学回到家,她跟家人说了一声之后,背上包出门。

    她先去了趟附近的烟花店,抱着自己订好的烟花,走去阙七住的小区。

    阙七住的地方是开放小区,没有门卫,随时都可以进去。

    正好他家那栋楼后面,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四周都没有什么遮挡。

    走到广场上,祝瑶站在正对着阙七家窗外的地方。

    她深呼吸了半天,才终于让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下来。

    她拨通了阙七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阙七:“喂?”

    他关掉厨房的火,接电话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最近他们关系疏远,祝瑶怎么突然给他打电话了?难道是有什么急事?

    “七七,你在家吗?”祝瑶揪着衣角,低头看自己的脚尖,脸颊因为兴奋微微泛红。

    “在。”

    阙七待在逼仄闷热的厨房里,光顾着跟祝瑶打电话,忘记开窗了。

    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出了一身的汗。

    “七七,你等我一下。”祝瑶声音里的激动,怎么都压抑不住。

    “怎么了?”阙七疑惑地说道。

    可他并没有听到回答。

    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阙七皱眉,一颗心紧张地提了起来:“喂,祝瑶?”

    祝瑶把手机放进口袋,戴上蓝牙耳机,开始摆弄烟花。

    点燃烟花以后,她弯了弯眼睛,笑着说道:“七七,你看窗外。”

    阙七下意识抬头,正好看到一束烟花升起,飞到最高处,猛地炸开在灰蓝色的天空。

    眼底被绚烂的光照亮,他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烟花炸响的声音,同时出现在窗外和手机那头,让阙七的大脑空白了一瞬间。

    随后,他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形,握着手机的手用力收紧,“你在放烟花?”

    “是呀,好不好看?”祝瑶笑着说完,就等着他夸自己,像一个考了满分等着表扬的小学生。

    “离烟花远点。”

    紧张地丢下一句话,阙七立刻冲出家门,往楼下跑。

    他住的是老楼,没有电梯,从六楼跑下去需要一段时间。

    中途电话突然被挂断,阙七脑海中闪过无数猜测,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往下跑,生怕祝瑶出事。

    等他终于跑到一楼,就看到祝瑶站在高大的榕树下,面前站着两个穿制服的警察。

    这个小区不远处就是派出所,一看到有人违规放烟花,警察就立刻过来了。

    看上去,祝瑶低着头,正在受教育。

    看到这一幕,阙七反倒松了口气。

    她没受伤就好。

    祝瑶苦着一张小脸,不情不愿地听训。

    “你的家长呢?跟你家长联系。”

    听到这句,祝瑶更是懊恼。

    她瞒着爸妈放烟花,他们肯定会生气的。

    怎么办呀?

    祝瑶正在想如何蒙混过关,忽然发现有人走到她身边停下。

    她抬起头一看,是阙七。

    “我是她哥哥。”他沉声说。

    阙七今天穿的黑t恤,黑裤子,他本来就长得高,再加上身上有种同龄人都没有的沉稳气质,站在这里,自称祝瑶的哥哥倒也不显得奇怪。

    于是挨训的人从祝瑶,变成了阙七。

    他微微低着头,很配合警察的工作。

    “我会教育好妹妹。”

    “抱歉,刚才在做饭,没管好她。”

    “以后我会注意的,这些烟花交给你们处置。”

    祝瑶在旁边看着他被骂,一开始还觉得好玩,有些想笑。

    到了后面,她却渐渐笑不出来了,胸腔里好像有什么酸酸涩涩的情绪在发酵。

    阙七的身影高大挺拔,站在榕树阴影里,表情看不真切。

    祝瑶只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颜,以及锋利的喉结。

    橘红的晚霞渐渐褪色,天色也逐渐黯淡下来,电线上停留了两只小鸟,有些像是漫画中的场景。

    清瘦少年站在她面前,背影挺拔,替她挡下所有。

    祝瑶咬着下唇,眼眶微微泛红。

    眼前这一幕,大概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吧。

    祝瑶虽然买了一大堆烟花,但是最后只来得及放了一次。而且她特意挑的空旷的地方放烟花,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所以他们没被罚款,只是口头教育了一下。

    教育到天黑,那些警察没收烟花,离开了这里。

    祝瑶跟着阙七回他家。

    狭窄昏暗的楼道内,他们两个一前一后上楼。

    一路上,阙七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重。

    祝瑶心情忐忑,走得心不在焉的。

    前面的人忽然停下,她猝不及防,撞上了一堵结实的人墙,被撞得往后倒去。

    幸好阙七及时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寂静的楼道内,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祝瑶,放烟花很危险。”

    阙七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现在正面对着她。

    他本来就高,站在更高的台阶上,整个人散发出来的压迫感更重。

    对上他漆黑的眼睛,祝瑶愧疚地点头。

    “对不起,连累你被骂。”她的声音带着鼻音,听起来又软又糯。

    阙七不忍责怪,但又怕她不长记性,以后还会碰这么危险的东西。

    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为什么突然放烟花?”

    “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呀。”祝瑶说完,就看到阙七眉尾微挑,似乎有些惊讶。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这个表情的意思,“七七,你是不是忘记了?”

    阙七沉默片刻,略微颔首。

    他确实忘记了这件事。

    可连他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她却记得。

    她是为了他,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阙七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泛起细微的疼,心里翻滚着复杂的情绪,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只能转过身,继续沉默地上楼。

    走到门口才发现,之前他急着下楼,连门都没锁。

    他没带钥匙,幸好没锁门。

    换好拖鞋进屋,祝瑶抬起头看向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七七,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有没有什么愿望呀?我帮你实现。”

    阙七正想说没有愿望,却忽然想到,之前听到祝瑶跟别人的对话。

    她在感情方面,似乎很迟钝。

    其他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她好像并没有感觉到。

    那么,他可不可以……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阙七眸光微闪,黑眸专注地望着她。

    祝瑶打着将功补过的主意,闻言连忙点头,“嗯,什么都可以。”

    阙七定定地看着她,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愿望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