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瑶姐,沈总已经安排好了接您的车子,就在机场外面。”

    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推着两个高奢品牌的大行李箱走过来。

    眼睛带着惊艳,看向秦瑶。

    谭意意是一个专业的艺人助理,见过的女明星很多,但是比秦瑶美的一个都没有。

    直到现在,她每次看秦瑶,都会心神恍惚,真的有女人会美成这个模样吗。

    是仙女下凡吧。

    秦瑶长睫不自觉的低垂,红唇翘着,仿佛在笑:“沈听言人呢?”

    说好给她当经纪人的,关键时候没见人影,有没有职业道德。

    谭助理想到沈总刚才给她打的电话,表情突然奇怪:“那个沈总说他主业是念经敲木鱼,做完主业再做副业。”

    谭意意虽然不知道秦瑶的真实身份,但光凭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沈总亲自从公司几十个助理里选了她,可见这位的身份。

    说话时,不自觉带着点恭敬。

    秦瑶理了一下垂在脸侧的碎发,莹润指尖微顿。

    颇有些一言难尽,像是那个假和尚会说出来的话。

    神特么和尚是主业。

    佛祖若是有灵,一定要把这个不虔诚的玩意儿给打假了。

    秦瑶上车后,接过谭助理给她的一叠文件,这是这次所有选手与导师们的资料。

    只有导师手上才会有这种资料,秦瑶能拿到,也是沈听言给开后门。

    “秦瑶姐,这次进去是封闭式的训练营,我们助理是不能跟着的,您要是有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谭意意跟秦瑶说话时,总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我觉得您没问题。”

    纵观这么多选秀节目,谭意意觉得,光是自家艺人这容貌,就可以秒杀一切选手了。

    即便不能c位,也能在最后的成团之中占有一席之地。

    秦瑶听得出谭意意的话外之音,细指漫不经心的翻了翻那三个导师一个pd,眉眼没有半分紧张:“嗯。”

    话落,秦瑶视线忽然顿了顿。

    眼底闪过一抹亮光,没想到那三个导师里面的pd制作人居然是她最近欣赏的几个小可爱中最亮眼的那个。

    去年男团的c位获得者苏玺。

    短短一年时间,如今已经收获粉丝五千万,称得上今年顶级流量之首,各大节目首选,赤手可热。

    苏玺身形极高,足足将近一米九,长相却如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恰好是秦瑶喜欢的风格。

    秦瑶决定,等她训练营结束之后,就抽空跟沈听言说一声,让他把苏玺挖过来。

    在叶湛那个一线如云,还侧重影视的景安传媒,怎么能得到发展呢。

    顺便再用叶湛给她的卡,投资苏玺继续做音乐。

    这么好的天赋,怎么能浪费在综艺选秀上。

    这边谭意意见秦瑶若有所思的模样,以为她在紧张,还好心的安慰她。

    殊不知——

    除了名媛该有的课程之外,秦瑶前世为了考上电影学院,从小学的那些歌舞技能,现在也能用得上。

    秦瑶坐在后座靠窗的位置,长睫低敛,看着自己白净细嫩的掌心,缓缓收紧了拳头。

    车厢光线有点昏暗,却越发显得女人乌发雪肤,美玉无瑕。

    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就算是不用沈听言走后门给她买出道位,她也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

    -

    当天,秦瑶一抵达训练营。

    便被导演领着去与一群选手们回合,才能去住的地方。

    他们要先在这里训练一星期,才能上台表演,这个期间,会有老师对她们进行培训,最起码要达到上台标准。

    秦瑶随手遮了遮有点刺目的阳光。

    瓷白的手腕,系着一条低调的铂金钻石手链,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细碎的光,格外耀眼。

    除了前世艺考那年,秦瑶还从没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漂亮的少女。

    大部分都是三三两两穿着相似的衣服,可能是一个团队。

    加上秦瑶本就是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美貌,又是独树一帜的颜色浓烈的红裙吊带裙。

    越发凸显她的存在。

    秦瑶及其淡定的站在一边,唇角挂着恰到好处,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她知道,从迈入训练营的那一刻,无数机器已经开始启动,将她们的一切纪录下来。

    能不能晋级,除了实力之外,当然还有的便是人气。

    会不会得到观众的投票认可。

    “镯镯,你看那个红裙子的小姐姐,长得有点像你呢。”

    忽然一道女声响起。

    声音不高不低,足够秦瑶听清楚,毕竟偌大的场地,只有她穿着红裙子——

    秦瑶漫不经心的扫了眼。

    入目便是一个在众少女之间也亮眼的深蓝色制服裙的女孩。

    是——元镯镯。

    见过当初元镯镯与叶湛那个新闻头条,当时她似乎也穿了一条红裙。

    秦瑶眼眸忽然眯了眯。

    长睫轻抬,漂亮的桃花眸微微上扬着,自然而然的风情绝色那劲儿便强势的霸占了所有的眼球。

    秦瑶红唇微翘,慢悠悠的开口:“像吗?”

    本来眉宇之间还有点相似,但随着秦瑶这张扬风情的气质出来,顿时——元镯镯那张精致的小脸便显得有点清淡了。

    之前站在元镯镯身边的说话的短发小姑娘,张了张嘴,喃喃道:“小姐姐,更好看。”

    “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姐姐!”

    元镯镯本来也被秦瑶的长相给弄得怔住了,乍一听到身边好友惊呼声,粉色的唇瓣忍不住紧抿了一下。

    “萱萱,别闹。”

    而后元镯镯大度的拉着邹筠萱走到秦瑶面前:“你好,我叫元镯镯,她叫邹筠萱,我们是景安传媒的练习生。”

    邹筠萱对一切漂亮小姐姐都很热情,尤其是漂亮成秦瑶这样的:“小姐姐你是喝露水长大的仙女吗。”

    秦瑶虽然知道元镯镯以后会继承她遗产跟男人,但众多镜头下,她还是很有礼貌:“谢谢,我叫秦瑶。”

    “喝纯净水长大的。”

    “噗——”

    邹筠萱觉得一下子就拉进了自己跟仙女小姐姐的距离。

    于是热情的跟秦瑶说话。

    元镯镯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最后分房间跟选歌的时候,邹筠萱都拉着秦瑶,并且很骄傲的说:“小仙女,你跟着我们一个团队绝对没错,镯镯跳舞唱歌都很厉害的。”

    这一季与之前男团上台第一首歌自己可以提前练习不一样。

    而是需要从节目组规定的歌曲舞曲中挑选,并且要临时组成一个团,这算是开学模拟考。

    元镯镯与邹筠萱的天真不一样,她是真的考虑过,秦瑶长相太显眼了,跟她同台,除非功力远超于她,不然很容易变得没有存在感。

    第一场模拟考很重要,关系到观众是否能看到她。

    晋级排名观众投票占得比重最大,如果第一场就不显眼的话,后面——

    秦瑶看了眼似乎并不怎么愿意跟自己同一组的原女主。

    她眨了眨长睫,幽幽道:“可会不会麻烦你们。”

    邹筠萱立刻摆手:“不会不会,我跟镯镯都很高兴你能跟我一组!”

    “是吧镯镯。”

    没等元镯镯说话,邹筠萱继续道:“镯镯也很高兴。”

    秦瑶红唇染笑:“高兴就好。”

    并不怎么高兴的元镯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秦瑶想着,反正也是必须要组团的,随便谁都好。

    原女主也无所谓了。

    秦瑶看着原女主那张清汤寡水的小脸,柔顺乖巧的黑长直,粉色润泽的唇瓣。

    啧,叶湛审美没救了。

    没想到这样的打扮才能引起他的极强性致。

    之前她扮演小白花还是没有真正小白花白呀。

    还缺一点点的演技。

    秦瑶自我反省。

    难怪叶湛每次跟她做的时候,都跟办公事似的,漫画上他跟原女主,倒是各种姿势各种play。

    嗨呀,真是羡慕这种夫妻生活呢。

    -

    秦瑶抽中的宿舍是四人间,还是上床下桌的那种类似于学生宿舍。

    她自从穿过来之后,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充满了普通人生活气息的环境。

    毕竟,身为豪门名媛,她上大学的时候,住的都是豪华的单人公寓。

    现在倒是有了点回到前世大学时代的感觉。

    秦瑶慢悠悠整理自己的行李箱时,本来沉寂了好几天的系统小八突然启动。

    系统机械糙汉子声:【死亡倒计时一天,请宿主炫富超过一百个人,即可获得八天生命值。】

    报完任务之后,系统恢复小八的萝莉音:【宿主大人,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快要死掉了】

    秦瑶手指刚碰到行李箱的睡衣袋子,突兀的就那么僵住了。

    这狗系统突然死机了好几天,她还真是清净了许久,真忘记这茬事儿了。

    秦瑶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就是见不得我轻松一点。

    小八:【这可是天大的冤屈,妾身不敢做呀。】

    秦瑶:……

    短短一天,竟然需要向一百个人炫耀。

    mmp。

    她从哪儿找人。

    小八意味深长:【这个城堡里,练习生加上导演,一共将近二百人。】

    秦瑶微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反正这种厚颜无耻炫富的事情,她已经做了无数次了。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用叶湛的卡买的黑色真丝睡袍,然后去洗澡。

    这件睡袍毕竟出自秦瑶的眼光,简约中透着设计感。

    尤其穿在秦瑶身上,腰带系的松松的,v领设计,显得颈子纤细,睡袍下摆是有点a字的,小腿又直又细,且黑色显白,越发衬得秦瑶露出来的皮肤白得反光。

    秦瑶穿着这条睡袍去公共浴室洗完澡后,招摇过市。

    毕竟在入住之前,大家都各自介绍过。

    因此大部分人都记住了秦瑶这个名字,毕竟美成这样的,不让人记忆幽深才怪。

    秦瑶一路过。

    顿时。

    好几个声音响起。

    “秦瑶,你睡衣哪里买的,太好看太显白了吧!!!”

    “瑶妹妹,你睡袍哪里买的?”

    “瑶姐姐,睡袍……”

    如秦瑶所料,女人这种生物看到漂亮的衣服鞋子,都是克制不住自己的。

    她扫了眼从房间中也出来张望的练习生们,心满意足。

    这一层楼上大概有二十几个人。

    秦瑶慵慵懒懒的往墙上一靠,卸了妆后的皮肤极白,毫无瑕疵,她轻挑细眉,慢条斯理的说:“这是我老公特意送我的定制款,买不到的。”

    ……

    ……

    老……公??

    乱糟糟的走廊瞬间像是被按上了静止键。

    沉寂许久。

    终于邹筠萱声音响彻整栋楼。

    “卧槽!”

    “你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