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偏执温柔风 > 第17章
    君水益/文

    对于叶英卓来说, 在云城这半个月, 让他感到十分挫败,不止没解决和妻子的矛盾,连女儿都敌视他, 可是让他就这么毫无收获回去,又做不到。

    但是眼下秘书连连发来消息,叶氏如今情况不容乐观, 再拖下去,董事局那些老头子又要说大话, 他左右为难, 下决心放下面子, 跟妻子好好谈一谈。

    只是他侃侃而谈了两个钟,口水都说干了,妻子还是老神在在坐着,他无奈扒拉了下头发,“阿彤, 既然你知道一切都是误会,为什么不能跟我回去?”

    周忆彤优雅地交叠着双腿, 斜靠在沙发上, 睨着丈夫,“笑话,如果不是知道误会,我会让你住进来?”

    叶英卓:“那你到底在想什么?我道歉了,丢下公司专程跑过来云城, 你还想怎样?”

    周忆彤冷笑,“叶英卓,这就是你的态度,你看看你哪个样子像来求人的?”

    叶英卓被妻子的态度弄得火大,他向来自视甚高,脸皮薄,这段日子在云城这边赔着小心,已经是他的极限,她还要他怎样?他火气一上来,直接摔手起身,“我明天回上京,你爱回不回!”

    说完转身就要回房间,然而重重踏了两步,又不甘地回身怒视,“你真的不跟我回去?!要知道笑笑得回上京高考!”

    周忆彤淡定地靠着沙发,丝毫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别吓唬人,笑笑要在哪考试就在哪考试,这点小事我周家还搞得定,少拿笑笑来压我。”

    叶英卓瞪着妻子片刻,身上的气势像气球被戳破一样,骤然间消去,他大步走到对方的沙发坐下,一脸赖皮:“反正你得跟我回去,不回也得回。”

    “我懒得理你……”

    正说着,大门传来开门声,夫妻俩诧异看过去,下一秒便见女儿走了进来。

    周忆彤:“不是说晚上才回……”

    话没说完,手便被丈夫一拍,叶英卓飞快起身,几步窜到门口,小心翼翼地问:“笑笑,你这是……”

    不怪他多想,实在是女儿这模样有点古怪,早上还是打扮精致背着书包的小可爱,如今漂亮的粉色外套不见了,书包不见了,只着单薄毛衣,头发凌乱披在身后,最重要是她明显哭过的样子,脸色苍白,双眼红肿。

    周忆彤也发现女儿的异样,她一把挤开丈夫,扶着女儿肩膀,神色带着慌乱,“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叶筱筱瞬间落泪,她倏地扑到母亲怀里,搂着母亲哭得撕心裂肺,“妈妈,妈妈,他骗我!他骗我……”

    “笑笑,妈妈在这,妈妈在这……”周忆彤跟丈夫交换了个惊慌的眼神,前者不住地轻拍女儿后背试图安抚,后者一脸气煞在旁边不住团团转。

    叶英卓也想抱女儿,但母女俩抱着紧紧的,他只能伸出手轻拍安慰,女儿泣不成声的模样让他痛彻心扉,哪里还有半点之前跟女儿赌气的模样,脸上全是急色,“谁欺负你,爸爸弄死他,笑笑,宝贝你别哭……”

    叶筱筱哭得全身颤抖,她觉得浑身都痛,她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抱住母亲,“妈妈,爸爸,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周忆彤摸着女儿的脸,“回家,笑笑,你现在已经回家了,不用害怕。”

    叶筱筱拼命摇头,“我要回上京,我要回家,我不要在云城,妈妈带我走……”

    周忆彤想像不到女儿到底发生什么事,闻言忍不住红了眼眶,却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唯恐传染给女儿,“好,我们明天就走。”

    ……

    这间位于高档小区的房子,是周忆彤随便买的,装修只是一般,隔音效果也不是顶好,呆在客厅,依稀能听见房间里的哭声,叶英卓心都要碎了,杵在房门口差点咬碎一口牙。

    房间里的动静逐渐消失,不知等了多久,房门打开,周忆彤走出来,看见丈夫立刻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两人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叶英卓巴巴地问:“她……怎么回事?”

    周忆彤脸色没有之前紧绷,但看得出有些不悦,“失恋了。”

    “失恋……幸好幸好!”叶英卓松了口气,随即又提气,“不对!哪个臭小子敢甩了我女儿?我要弄死他!”

    “你小声点!”周忆彤白了他一眼,拿起案几上的水喝了一口,“具体情况没说,但听起来,应该交往有一段时间。”

    “那他们两个……”他想问的是女儿有没有吃亏给人家。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现在不好问,估计闹别扭了吧,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是爱情,”周忆彤摇摇头,“她刚睡着了,晚点再说。”

    叶筱筱抱着母亲哭了一通,颠来倒去说了一堆话,最后累极睡着了。

    她睡得很不安稳,哪怕是在睡梦中,也依然眉头紧皱,像是梦见什么可怕的事情,紧闭的眼角不住地淌下泪水。

    而此时城市的另一端,季风正失魂落魄站在房间门口。

    从他回来发现房间一片狼籍之后,便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双眼失神地望着凌乱的书桌以及掉落一地的资料书籍,仿佛成了石雕,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良久,他终于回过神,却是把目光投注在桌面摊开的习题册上,那里,有叶筱筱翻开做了一半的作业,他缓缓走过去,弯下腰,把课本习题一样样收起来,仔仔细细全数整齐收到书包里,这才有空看一眼自己的东西。

    他做的财经时事分析册子全数洒在地上,他慢慢捡起,把杂志扶正,最后蹲在地上,拾起那本厚厚的黑色笔记本。

    他长年压抑自己,内心郁结无法跟别人诉说,这本笔记本,便是他舒抒情绪的途径,而如今,摊开的中间几页,被人弄皱,其上还有将将干涸的水渍,这是什么,显而易见。

    他坐到了地上,背靠着墙,腰弯了下去,恍如力气被抽走。

    笔记本里什么都写,写了他对她的企图,他试图通过她获得第一桶金的卑鄙心思,他初初时应付她的无奈,他不喜欢她却要与之交往的纠结,他什么都写了,独独没有写后来心动的感受。

    是啊,他多久没碰这个笔记本了,因为对他来说,只有不快乐的情绪需要宣泄。

    但是和她在一起,都是快乐的。

    季风把手插进头发里,抱着脑袋,眼睛紧紧闭着,他自小便独立,极有主见,他一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然而这一刻,他真的茫然了,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整个脑海乱七八糟,一会儿是跟她嘻笑打闹的情景,一会儿是他和母亲被季家老爷子赶出大宅的情景,他告诉自己,他没有错,没有错。

    月亮悄悄爬上天空。

    晚上10点半,叶筱筱醒了,醒来后仿佛大梦初醒,不哭不闹,冷静地吃完饭,便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叶英卓敲着门,轻声哄着:“乖女儿,不过是失恋,这个爸爸有经验,爸爸跟你谈谈,你开开门?”

    才刚说完就被妻子粗鲁地推开,周忆彤瞪着他,“有你这么安慰人的?还说自己有经验,我回头再跟你算帐!”接着一秒转变情绪,轻声细语的,“笑笑,妈妈煮了你最喜欢的牛奶羹,出来吃吧?”

    叶筱筱坐在床边,半晌道:“我不吃,谢谢爸妈,你们早点睡吧,我要睡觉了。”

    门外安静了几秒,“那你有事叫我们,早点睡啊宝贝。”

    房间重新安静下来,叶筱筱慢慢缩到床上,抱着腿,下颌靠在膝盖上,坐着坐着,一滴眼泪掉下来。

    到现在,她仍然觉得无法接受,那么温柔的季风,那么好的季风,竟然是假的,连他靠近她,都是一场蓄意谋夺。

    谋什么呢?

    笔记本里写得清清楚楚——‘叶筱筱,持股10%’,跟她谈恋爱,大学进入叶氏,借助她的关系往上爬,他每一步都计算好了……多么可怕的心机。

    她还在天真期盼谈一场甜甜的恋爱时,他已经在构思未来要如何踩着她上位,那是不是,哪一天她没了价值,他便能无情将她一脚踢开?

    才十八`九岁的年纪啊,到底是什么造就季风这般心计,是他坎坷的身世?是他贫寒的家境?还是她太傻,愚蠢地送上门,不用白不用?

    她埋在臂弯里,低低地抽泣。

    ……

    入学第一天,她被忽如其来的篮球吓懵时,他踏着阳光走到她面前,“抱歉同学,吓到你了,有没有受伤?”

    她还记得那天的天很蓝,头顶的玉兰花很香,他的笑容很灿烂,她喜欢他闪亮的眼睛,更喜欢他颊边那个浅浅的酒窝,他把篮球丢到她面前,她却把心落下。

    再见面是课室外,她站在走廊上听着校长和班主任说话,坐在教室后排的男孩子托腮望着窗外,她却看着他移不开眼睛,从小到大做事不曾出格的叶筱筱,破天荒指着季风对班主任说:“我要坐那里。”

    成了同桌,她才知道她一见钟情的男孩子在学校有多受欢迎,他常常收到告白信,却一脸冷漠地还回去,他说:“我不想谈恋爱。”于是她小心谨慎地收起所有小心思。

    喜欢他,是她一个人的事,哪怕小心翼翼,寂寞无声,她也甘愿,可是某一天,他忽然给了自己回应,一切都不一样了。

    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同他相处的每一个片段。

    从头审视,她才看清楚,这段关系中,她把自己放得多么低。

    她喜欢他,却不敢相信对方也喜欢她,面对他,她诚惶诚恐,不知如何去平衡这段关系,只能不断献上自己的真心,不断地对他好。

    她其实知道季风没有自己喜欢他那般喜欢自己,但是没关系,她可以等,她愿意用真心去换他的真心,只是如今,一切成了笑话。

    换什么真心?人家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认真,他可真的是个天生的好演员,温柔的假相,流露的情绪,竟然让她毫不怀疑,深深陷进这段关系里,以为他……也有一点喜欢她。

    叶筱筱就这么呆坐在床上,从天黑坐到泛白。

    天亮了。

    当太阳从东边升起,一丝金黄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房间,洒落在床尾时,她终于眨了眨酸乏的眼睛,移动僵硬的身子,下床拿到手机,调出季风的联系方式,发了条信息。

    【早上10点,我在市图书馆旁边的咖啡屋等你。】